九月 13th, 2006

    稻草人和小豆豆很快就成了好朋友。要是有人看到它们两个在一起,肯定会说:巨人和它的小不点朋友,或者是,小不点和它的巨人朋友。当然,不管人们怎么称呼,都会让它们俩很开心。
    小豆豆先给稻草人讲了自己的身世——一颗能爬到月亮上的豆子,然后稻草人又给小豆豆讲了它想有一颗心的愿望。
    “我知道怎么办。”小豆豆跳着说,“昨天我路过一片葡萄园,那里有好多好多葡萄。我觉得——你应该有一颗葡萄做的心。”
    “嗯,是个不错的主意。”稻草人沉思了一会儿,表示赞同。
    小豆豆一眼就看出稻草人其实十分喜欢这个主意,但它好像不假装沉思一会儿就不会说话似的。
    “那我们赶紧去吧!”小豆豆催稻草人。
    “嗯,好吧。”稻草人慢吞吞地说。
    这一次没有帽子作怪,稻草人很快就带着小豆豆来到了湖水东边的一座葡萄园。

    果然像小豆豆说得那样,这座葡萄园的葡萄长得又大又亮。稻草人趴在葡萄园的土墙上小豆豆钻在稻草人的上衣口袋里。半天,小豆豆没有听见稻草人的动静。
“你不想要一颗葡萄做的心吗?”小豆豆问。
稻草人朝四面望了望,压低声音对小豆豆说:“想啊。可园子里有人,我们会被发现的。”
     “噢——”小豆豆不吱声了。
    过了一会儿,小豆豆感到稻草人开步走了。它偷偷地探出脑袋,发现已经到了一个葡萄架下面。晶莹剔透的葡萄一串串从头顶垂挂下来。
    “真好看!”小豆豆忍不住大声赞叹。
    “嘘——”
    稻草人猫着腰,仰着头,仔仔细细地在头顶的一串串葡萄之间挑选。小豆豆也冒险地探出大半个身子,仰着头帮助它搜寻。
    “我眼睛花了,”稻草人揉着眼睛说,“随便哪一串吧。”
    “不行!”小豆豆立刻反驳,“我们要找最好的,我可不想你有一副坏心肠。”
稻草人只好继续仰着脖子寻找。
    “那儿!”小豆豆指着一串挂得比较高的葡萄,太阳光正照在它的上面,像紫水晶一样透亮。
    “就是它了!”稻草人跳起来,可惜还差一点点才能够得到。
    “跳呀,再跳得高一些!”小豆豆给稻草人加油。
    稻草人先向后退了几步,接着又冲过去猛地朝上一跳,伸手抓住了那串紫葡萄。
可就在稻草人的脚刚刚落地的刹那,小豆豆惊叫起来:
    “不好啦!快跑!”
    稻草人回头一看,一条大猎狗正怒气冲冲地朝它们飞奔过来。

    稻草人喘着粗气,站住了。回头看看,连猎狗的影子也没瞧见。原来猎狗早已经不在它后面了。稻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把那串紫葡萄小心地放在了一片草丛里。
    “小伙计,出来吧,我们安全啦!”
    可是没有人回答它。
    稻草人把上衣口袋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小豆豆的影子。小豆豆被它跑丢了。
稻草人看着那串紫葡萄,沮丧极了。它决定从原路返回去找小豆豆。但刚走不多远,跑得晕头转向的稻草人就在树林里迷路了,它一直在树林里转啊转啊,直到天黑才钻了出来。
    稻草人朝湖边走去时,最后的霞光也在湖水里熄灭了。它把葡萄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稻草胸腔里,开始用它来想念小豆豆。多么不幸啊,它首先感到的是一阵心酸:
“唉,小豆豆,你现在在哪里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九月 13th, 2006 at 下午 6:53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