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前慢光’ Category

iblog

七月 31st, 2008

Jul 31, 2008 5:46 PM慢慢的光
from 慢光 by bayaya
 1.

此前他拨动琴弦 寻找他的音

一只羔羊从黑暗中闪现

上前 舔他的手指

第二个音符跃出,金属的战栗

他的眼神,随琴声忽然而至

之后他一人吟唱而众人聆听:

明月出天山 苍茫云海间

 

2.
奇迹之一是我看见你

如照一面镜子

奇迹之二是你在我心中

如一棵树的在

即使我看不见

奇迹之三是你已消失

如道路之于道路

并不相识却归于同一

但这并不是奇迹是平常

Jul 29, 2008 10:28 AM懒死算了
from 慢光 by bayaya
    前一阵还6点半起床呢,装模作样在桌子前看会儿书;后来变成了7点二十,又变成了七点半,今天又破新记录,7点五十。困倦之意好像是骨头缝里的,伸一个好大的懒腰才抑制住一点点,此后又像弹簧一样缩得紧紧。但愿长睡不复醒。我愿意常年睡去……这可都不是我说的话,只是现在常常被我用来宽慰自己。看看,谁都有犯懒的时候。

可是也会很后悔。昨夜响了很久的雷,今天早晨也无风雨也无晴,空气太清凉可人,一一出门顿觉涉入水中,没顶之水,向上望不见它的止处。高楼呀,灰蒙蒙的马路呀,一支可爱多呀,一顿可口的饭呀,倾心相谈呀,好像都比不上这一阵清风拂面,无言无语。于是又下了个决心,定要把游泳学会。倘或某一日如何如何,我就直游到深水里去。这不是什么好思想,写出来,供批判用。

Jul 22, 2008 10:41 AM《第三桩》出来了。
from 慢光 by bayaya
早晨我在花园的紫藤下坐着,和我一起的是帮我做了《第三桩》全部排版设计以及印刷工作的朋友。不远处有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正在他的琴弦上找他的那几个音。

不出意外,《第三桩》今天下午就能送到了。最晚是明天。这样,这项拖着很长尾巴的工作总算完成了。我不知道怎么谢她。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肯定现在还在学习那个排版的软件。所以比感谢还要多些。

这次《第三桩》的印制花费项目如下:

出片:350元(194页,每张片子1.8元,这是我们通过朋友能找到的最便宜的片子)

印刷:封面特种纸加前后勒口,内文70克胶版纸,每本印刷费用15元。我们共印了300本(这也是我们通过熟人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印刷。)

另计:第一次我们找的印刷公司做样书花费30元。(原来找的这家公司报价为每本22元,所以我们只要了一本样书。)

请印刷出片的人一起午饭,花费270元。

因此本次《第三桩》的总共费用为:270+30+350+4500=5150元。

此外邮寄费尚未计算在内。

本次活动共筹集到资金4800元。亏空的钱我打心眼儿里希望有人自觉自愿替我补上,或者请我吃饭或出去玩都行。

由于我的倏忽,书中出现了一个小BUG,先向少华同学认错。我现在怀着一颗又脆弱又敏感的心,接受每一个拿到《桩》的朋友的批评指正。正如那些个二流歌手们的烂台词: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正是我现在的破落心情。
    (刚才写了一段比这个长比这个煽情的,丢了。我只能耐着性子,把要点再捡回来,所以有点干巴巴的。但就这样了。)

 

Jul 12, 2008 6:59 PM变形记
from 慢光 by bayaya
     马上就能看到《第三桩》的样书了。忽然有些小紧张。

    昨晚十点钟基本改定,用了最短的时间奔回家去,路过一个小公园,露天跳舞的人们刚刚散场,装扮精致的男女正互相道着别。看见有某人牵着某人的手,似还有少年的矜持模样。木槿花一闪而过。有一段路上不见一人,心下更加欢喜,把自行车踩得更疾,因为逆风,觉着自己是在分开水流。路过大桥时,迎面一男子也骑着车,舒展双臂,鸟儿一样顺风而下。柔和自由的风哪。

   我想着我正在读的《变形记》,按照奥维德的写法,此时我应该脱去骨肉,化作一缕同样柔和自由的风,夜夜游荡在大桥上。

Jul 11, 2008 3:02 PM自由
from 慢光 by bayaya
和刘一起去一个健身房踩点儿,以决定是否到那里去游泳。原来是在地下三层。顺着光滑的楼梯向下,潮湿陈旧的气息冒上来,好像是渐渐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我已经打定主意,决不来这里。但仍旧抱着一点点希望,也许是好奇:这样的地方,也能游泳吗?

前台的服务员画着浓妆,却并不让人感到一丝热烈。四周冰冷,似乎从不同的方向都有凉气袭来。我们钻到了一个巨型冷血动物的体内。她让我们等待一个专门做咨询的人。我们对等待很不耐烦,执意去看一眼游泳池。穿过女更衣室和浴池——我们穿着衣服从赤裸或半裸的女人们穿过——要再上一个台阶才能看到泳池。

一个浅浅的小池子挡住了去路,我们没有换鞋子。看着刘的高跟鞋,我自告奋勇地斜攀着边上的栏杆,从小池子上空一脚跨到了台阶上。台阶上铺着防滑的绿垫子,吸足了水,一踩上去水就吱吱地往外冒。我下意识地提气,恨不能把自己从地上拔起来。泳池很大,一种波动的明媚的蓝色。两盏灯从高高的发霉的顶壁上投下刺目的白光,似乎某个地方还有一个小小的天窗,从那里涌入的光线和灯光一样惨白。我不能确定,也许那是另一盏灯罢了。

池子里有不少小孩子在扑腾,也有一些大人。喧笑叫喊在空旷的大厅上方回荡,在这里的声音被放大了很多倍。我呆了不到半分钟,就转身回去,一面下台阶一面对等在那里的刘说,我们回去吧。再一次穿过浴池,夹着不同肉体散发的湿热气味的白雾缭绕过来,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挺着肚子的肥硕的女人正在把衣服套在头上。我心里充满了厌恶。但这厌恶并不针对她,而是针对肉体的沦落。它有一个完美的模子,但现在它走了样儿。如果有一天我这样,我也会同样厌弃自己。

经过前台,先前在那里问询的一对母女仍然在那里等待。女孩和母亲都木着脸,小声商量着什么。她们决定今年夏天要在这里度过了吗?这多可怕。

这样,我才知道自己内心是怎样想的。智慧是肉体衰老的一种补充吗,或者是它的果实?但再清明的头脑或思维,或许都比不上年轻人前额上纯净的光辉吧?还有更可悲的事,年老的昏蒙降临在衰朽的身体上,一种肉身和精神的双重陷落。那么,无论如何,请给年轻的肉体以自由吧,并不是所有的树木都要结出果实,但所有的树木都会尽力伸展自己。虽然我知道这在我们所处的时空是多么不可能,因为我们已经远远远远地离开了自然,活在一个狭窄的缝隙中。

Jul 9, 2008 11:29 AM总得有人去擦星星
from 慢光 by bayaya
总得有人去擦星星 
【美】希尔弗斯坦

总得有人去擦星星,
它们看起来灰蒙蒙。
总得有人去擦星星,
因为那些八哥、海鸥和老鹰
都抱怨星星又旧又生锈,
想要个新的我们没有。
所以还是带上水桶和抹布,
总得有人去擦星星。  

读到这首可爱的诗。可惜我当初看《阁楼上的光》时怎么没有特别特别地注意呢?现在是从一堆烂文字里把它又

iblog2

四月 24th, 2008

Apr 24, 2008 6:58 PM一个梦想。。。
from 慢光 by bayaya
    埋头一天,脑袋要爆炸了一样。刷墙壁的工作,角斗士的疲惫。
     一个梦想是,和珊珊一起,有一个盖在太行山上的大大的工作室。春夏秋冬,我们把我们忘记啦。我要写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故事,由她来做成动画。
    这是多少年多少年之后的事呢?
    我不要做虚弱的人被奴役的人自我轻慢的人。没有自由,就没有尊严。就这样一回,为什么不努力不认真不执着。还不到说“停下”的时候呢,永远也没有那样的时候。

Apr 23, 2008 1:46 PM场景
from 慢光 by bayaya
风吹拂着花园的紫藤

叶片银色的镶边儿从枝条摇落 又跃起

还不到五月呢

一辆汽车停在路边,它的玻璃上,

灰沉沉的天空垂得更低,云朵的裂缝

正被浅蓝注满,海水倒立

——我拥有它们,还是属于它们呢,

这些我看到的?

在发动机的嗡嗡中,汽车拐上高速公路

我的画框,震动着,被它带走了

 

Apr 21, 2008 2:23 PM慢光•彩虹谷
from 慢光 by bayaya
我会一直记得那时 一个春天

你和我 站在路边木制的远望台上

面朝它敞开绵延的南北走向

如聆听一个深远的召唤

彩虹的拱门低垂 鲜花

装饰着山脉硬朗洁净的前额

——日光下雨雪洗刷过的灰白岩石

深谷之中 溪水长流

噢,我曾四处寻找我的故乡

现在我亲手指给你看:

这里,就是我的出生地,

我喧哗中所有宁静的源头

  

Apr 18, 2008 6:58 PM慢光•记忆
from 慢光 by bayaya
你决不会喜欢蜜糖
也不会喜欢一个毛茸茸的春天
这个一直在消逝的国度
无法赢得我们恒久坚定的爱

它在重复 每一次都带回
那同一群人的面容 却喑哑无声
——再也没有言语
能诉说我们长逝的爱慕

而这之后,我的困惑却长久不变:
世界果真被分隔了吗,被我们?
我们曾经相信的事物果真存在过吗,
譬如年少无猜的情谊?

但我要避免再说出这样软弱的话:
在彻底结束之前,不能回忆,
——落入回忆是背叛的一种,
所有的背叛都是羞耻。

Apr 10, 2008 3:34 PM慢光
from 慢光 by bayaya
1.
山谷绵延
一种温柔恬静的美德
如手臂舒展  又拢上前额

愿你极目远望 看到四季轮回之光
来自岩石上花朵浓密
来自黑松林深深深深的无言

2.
我捕捉我心头的爱意
它一掠而过 仿佛雨滴随风变幻

3.
“你还能认出它吗,
如果它落光了叶子?”

“会的,它一直在这里,
并不四处乱走。”

Mar 31, 2008 10:43 AM什么都快乐 / 三毛
from 慢光 by bayaya
                         
    清晨起床,喝冷茶一杯,慢打太极拳数分钟,打到一半,忘记如何续下去,
从头再打,依然打不下去,干脆停止,深呼吸数十下,然后对自己说:“打好了
!”再喝茶一杯,晨课结束,不亦乐乎!静室写毛笔字,磨墨太专心,墨成一缸
,而字未写一个,已腰酸背痛。凝视字贴十分钟,对自己说:“已经写过了!”
绕室散步数圈,擦笔收纸,不亦乐乎!

    枯坐会议室中,满堂学者高人,神情俨然。偷看手表指针几乎凝固不动,耳
旁演讲欲听无心,度日如年。突见案上会议程式数张,悄悄移来折纸船,船好,
轻放桌上推来推去玩耍,再看腕表,分针又移两格,不亦乐乎!

    山居数日,不读报,不听收音机,不拆信,不收信,下山一看,世界没有什
么变化,依然如我,不亦乐乎!

    数日前与朋友约定会面,数日后完全忘却,惊觉时日已过,急打电话道歉,
发觉对方亦已忘怀,两不相欠,亦不再约,不亦乐乎!雨夜开车,见公路上一男
子淋雨狂奔,煞车请问路人:“上不上来,可以送你?”那人见状狂奔更急,如
夜行遇鬼。车远再回头,雨地里那人依旧神情惶然,见车停,那人步子又停并做
戒备状,不亦乐乎!

    四日不见父母手足,回家小聚,时光飞逝,再上山来,惊见孤灯独对,一室
寂然,山风摇窗,野狗哭夜,而又不肯再下山去,不亦乐乎!逛街一整日,购衣
不到半件,空手而回。回家看见旧衣,倍觉件件得来不易,而小偷竟连一件也未
偷去,心中欢喜。不亦乐乎!夜深人静叩窗声不停,初醒以为灵魂来访,再醒确
定是不识灵魂,心中惶然,起床轻轻呼唤,说:“别来了!不认得你。”窗上立
即寂然,蒙头再睡,醒来阳光普照,不亦乐乎!

    匆忙出门,用力绑鞋带,鞋带断了,丢在墙角。回家来,发觉鞋带可以系辫
子,于是再将另一只拉断,得新头绳一付,不亦乐乎!厌友打电话来,喋喋不休
,突闻一声铃响,知道此友居然打公用电话,断话之前,对方急说:“我再打来
,你接!”电话断,赶紧将话筒搁在桌上,离开很久,不再理会。二十分钟后,
放回电话,凝视数秒,厌友已走,不再打来,不亦乐乎!上课两小时,学生不提
问题,一请二请三请,满室肃然。偷看腕表,只一分钟便将下课,于是笑对学生
说:“在大学里,学生对于枯燥的课,常常会逃。现在反过来了,老师对于不发
问的学生,也想逃逃课,现在老师逃了,再见!”收拾书籍,大步迈出教室,正
好下课铃响,不亦乐乎!

    黄昏散步山区,见老式红砖房一幢孤立林间,再闻摩托车声自背后羊肠小径
而来。主人下车,见陌生人凝视炊烟,不知如何以对,便说:“来呷蓬!”客笑
摇头,主人再说:“免客气,来坐,来呷蓬!”陌生客居然一点头,说:“好,
麻烦你!”举步做入室状。主人大惊,客始微笑而去,不亦乐乎!

    每日借邻居白狗一同散步,散完将狗送回,不必喂食,不亦乐乎!交稿死期
已过,深夜犹看红楼梦。想到“今日事今日毕”格言,看看案头闹钟已指清晨三
时半,发觉原来今日刚刚开始,交稿事来日方长,心头舒坦,不亦乐乎!

    晨起闻钟声,见校方同学行色匆匆赶赴教室,惊觉自己已不再是学生,安然
浇花弄草梳头打扫,不亦乐乎!

    每周山居日子断食数日,神智清明。下山回家母亲看不出来,不亦乐乎!求
婚者越洋电话深夜打到父母家,恰好接听,答以:“谢谢,不,不能嫁,不要等
!”挂完电话蒙头再睡,电话又来,又答,答完心中快乐,静等第三回,再答。
又等数小时,而电话不再来,不亦乐乎!有录音带而无录音机,静观音带小匣子
,音乐由脑中自然流出来,不必机器,不亦乐乎!

    回京翻储藏室,见童年时

iblog3

一月 26th, 2008

<![CDATA[

Jan 26, 2008 2:29 PM作业:地下的阅读时光
from 慢光 by bayaya
 搬到地下室不久,我开始想读哈代。这个念头是这样来的:在隔绝了声音的静寂的地下,我觉着自己从此过上了远离尘嚣的生活,而《远离尘嚣》正是哈代一本小说的名字。我很想知道哈代是怎么想的。于是放着自己现成的书不看,颠儿颠儿地四处借哈代——我老是这么令自己事后汗颜地煞有介事。有没有《远离尘嚣》?我问。朋友说,没有,但有一本《无名的裘德》。裘德就裘德,我当时决心下得很大:既然要把他的书都读一遍,从哪一本开始并不重要。

 

 

在狭小逼仄的地下室的墙上,我原本有一个两层的简易书架。我搬进来的头一件事,就是把我的书都摆上去,码得整整齐齐。这个居所,虽然小得到了令人难以启齿的地步,但因为有那些书在,我觉着自己还是很阔绰很有前景很可以傻乐的。就这样我沾沾自喜了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推门而入,并习惯性地将目光落在那面墙上。那上面空空如也。再看,整个书架一头栽下来,倒在我的床上,像一个醉了的人,腰也摔折了,胳膊也摔断了。

 

 

我又开始整理。把报废的书架清理出去,把书摞在床边的地上。这样,从前我是站在床上到书架上搜索我想看的书,现在是躺在床上也随手就能在床边捞起一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不过,大多数时间,我都不会这么做,顶多是把乱了的书再码码整齐。看着被自己宝贝一样摆在枕头边的《无名的裘德》,我由衷地得出了如下结论:别人的书是书,自己的书,不过废纸尔尔。

 

我读书本来就慢,现在就更加慢了。因为再也不能像在学校里那样,有大片的光阴可以花费在读自己喜爱的书上;还有就是,小说内在的节奏让我也快不起来。裘德小时候的生活和学者志向、他的第一次婚姻以及理想的破灭、他和苏初识时的试探与躲避,这些成长路途中的繁事琐情,像细小的水流在不断汇聚,不紧不慢。这种缓慢的节奏与我曾感受过的时间非常一致:悠长的像是过不完的童年,未来的意象是一条延伸至无穷而略显荒凉的的大路;然后是忽然长大,一切却只能在内心的徘徊踌躇之中,似乎听得见回声的空旷。我也不紧不慢地读着,散步一样走走停停;而他们,裘德和他爱慕的苏,还有别的什么人,也在书里兜兜转转,命运的面目还一点也没有显露出来。

 

 

通常是,读到一个好的地方我就停下来,搁在那里,不再急着往下。比如那一天,情绪灰暗的裘德尾随一个钦慕的作曲家,心里想,这是饥渴的心在追饱暖的心呐。这一句话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思,令我心动而紧张。及至翻过这一页,看到的却是裘德的失望:那不过是尘俗之中又一个势利之徒。怅惘既久,又细想一想,觉着这就是哈代的意思了。

 

 

这样读了好多天,还是半本书剩在床头。有时瞄一眼摊开的书,却去干了别的,心里竟然有一些窃喜:他们在那里呢,在薄薄的纸页之间,还年轻,还在苦思冥想,天翻地覆了一般;而我却放下不管,仿佛如此,后边那些苦得让人张口结舌的结局,就永不会到来,他们也会青春永驻。

 

地下室的冬天非常暖和,令人常想沉沉睡去,不再去管地上的光阴如水流。而早晨从地底下钻出来时,又觉得什么都好。树好,天好,太阳照耀着也好。晚上从外面再走回来时,一路上仍是,有雾时喜欢雾,有风时喜欢风。冬夜的大街小巷,因冷峭而使人留恋。卖坚果的小店仍旧在营业,小饭馆里的厨师们正吃着夜宵。一个穿着黑色呢子风衣的女人站在街边,面容严肃,像一扇漆黑的门。而我经过他们,却随时从心里唤出那两个名字,两位年轻的主人公:裘德和苏。比起我看到的和亲历的,我似乎更熟知他们,听得到他们之间的倾诉与辩驳,关于爱情和婚姻,自由与习俗,理智与信仰。他们流泪,或默默忍受,离别又重逢,重逢了还要再离别。                                             

Jan 25, 2008 10:26 AM万能的科学家们
from 慢光 by bayaya
他们是决意要造福人类的,而且其余的人也相信他们能造出个福来。
可是我怎么这么忧郁呢,那些时新的发明创造,令人悚惧。
尤其是,在这个领域中,没有什么界限和禁忌可言,也没有什么能够约束。
“一个新突破”。人们是这么说的,似乎一切一切都可喜可贺。
回去又瞄了一眼《探索》,本来是很喜欢看的,可是听到那人说“观赏价值也是一种价值”,就又气愤得不行。因为他说的观赏价值,只是造一个物种,单单地来满足人的眼睛而已!疯子们!
圣经说,“你看天上的鸟,也不种也不藏,我们的主尚且养活它们。”
而人却这样为自己下作的欲求辩护,真是气死我了。

 (对不起,删了某某的评论,主要因为讨厌自己气急败坏。可是败坏也就败坏了,以后这种越描越黑的事,俺会注意的。)

Jan 23, 2008 10:08 PM"Slowpoke"
from 慢光 by bayaya
Something opened up
the gates again,
I can’t control it,
so I rushed right in.
Here comes a mermaid
and a little girl,
Saw open draw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

I got some medals
hanging on my chest,
I’ve seen some good ones,
but I missed the rest.
Lady luck don’t you turn on me,
I’m just a student of your history,
I’m just a student of your history.

Slowpoke I’m gonna run with you,
Wear all your clothes and
do what you do.
Slowpoke
we got some things to find,
When I was faster,
I was always behind,
When I was faster,
I was always behind.

Something pushed back
the curtain again,
The stage is empty
and the crowd is thin.
The song is gentle,
but the song is now.
Something’s missing,
but something is found,
Something’s missing,
but something is found,
Something’s missing,
but something is found.

Slowpoke I’m gonna run with you,
Wear all your clothes and
do what you do.
Slowpoke
we got some things to find,
When I was faster,
I was always behind.
When I was faster,
When I was faster,
I was always behind,
When I was faster……
                                              by  Neil Young

Jan 17, 2008 3:59 PM转自:闪闪的部落格
from 慢光 by bayaya
    “早晨在黑暗中醒来,被子已不像昨晚那般冰凉.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充满了野心的人.也许我的外表给人老实忠厚之像,但这实在不是我想表达的自我.最贴切的比喻就是,有时候会希望自己伸手就把星星摘下来!
    黑暗有助于幻想,它可以任由我把世界重新构成.但我却深深地后悔了,总得摁下灯的开关按钮,我将看]]
>

iblog4

十一月 25th, 2007

Nov 25, 2007 2:23 PM冬日•裘德的无名
from 慢光 by bayaya
      地下太暖和了,早晨上来,觉得什么都好。树好,天好,太阳也好。已经好多天不洗脸就去坐车,然后中途下来步行,慢吞吞地去上班。晚上再坐车再走路回来,有雾时喜欢雾,迎面擦肩的少年,手上烟头红光一闪;有风时喜欢风,直沁肺腑,清冽令人心醉。
      已经不着急了。《无名的裘德》读了好多日,还是半本剩在床头。那一天,情绪灰暗的裘德尾随一个钦慕的作曲家,心里想,这是饥渴的心在追饱暖的心阿。一个小小的细节,却令我心动而紧张。但等翻过这一页,看到的却是裘德的失望:那不过是尘俗之中又一个势利之徒。
     从第一页起,裘德的心里何不是镜子一样明亮,而直到我所读的那一页,他又何不是像苍蝇一样左冲右突,绝望地乱转?就这样3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裘德所慕恋的他的表亲苏,大概在哈代看来,也是既值得钦慕又无法理解的。可理解对苏来说并不重要。
     有时瞄一眼摊开的书,却去干了别的,心里竟然有一些窃喜:他们在那里,在薄薄的纸页之间,还年轻,还在苦恋,天翻地覆了一般;而我却放下不管,拣出了另一本书,仿佛如此,他们就能青春永驻

Nov 25, 2007 2:23 PM冬日•歌谣
from 慢光 by bayaya
噢,我迷恋金色的火焰,
一棵小树裸着腿从窗下跑过,
它跑得多么轻快!

噢,我迷恋灰色的薄雾,
像是有人在半空张着嘴哈气,
落在这光滑的玻璃样的世界上!

噢,我迷恋你,
我心中精美而秘密的构思,
一个只能从侧面完成的肖像!

噢,这些小小的迷恋,
有时什么也抵不上,
不如干脆让时间白白流过!

Nov 25, 2007 2:23 PM信
from 慢光 by bayaya
亲爱的小兔子:
   你的困惑之处也仍然是我的。我有时感到大雾已经退了,其实仍然在它的中心。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也许最根本的只有一点:我们都太内向太向往一种单纯的精神生活了。但是,那种生活无论如何都要建立在粗糙的基础之上。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根先从地里拔起来,这对你我都不容易。每一次回家之前我都觉得自己非回去不可,但一站在那个院子里,片刻的安宁之后,我又感到我非离开不可。这种强烈的感受,像钟摆一样,又简明又令人费解。  
   我希望你能来,并不是因为我们可以在此相聚。而是,这大概也是你自己的方向。而自从你来过后,我竟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亲人们顶好不要聚在一起。这里面有一种令我难受的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只知道我愿意隔得远远的,知道你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想一想你心里最沉重的东西是什么,看它的沉重是否成立。

 

Nov 25, 2007 2:23 PM放大一百万倍的狗屎
from 慢光 by bayaya
真是令人沮丧。每一天都要看那些秕谷一样糠一样狗屎一样的文字,想到后面那些个写手的自以为是和无羞无耻。老天,我这是在干什么呀,协助把一堆狗屎放大一百万倍?我但愿全世界的人都不识字。但我怎么能管得了那么多呢,我连与他们辩驳的勇气都没有。

Nov 25, 2007 2:23 PM总有一天
from 慢光 by bayaya
还是没有到达我要去的南方,但已经比较靠南了。总有一天,我要一路向南,越过北回归线,越过赤道去。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雄心。

因为语言带来的烦恼——饶舌还是其中最轻的病症——不过稍稍试着不言,竟觉得自己忽又懵懂起来,一片混沌。大概,在词语和词语的连接中,有一种力在传递。它混淆视听,它也能让东西清晰。最重要的是,它要求自己存在。总是这样,好象别人天然知道的事,我总得试了才明白。既这样,就跟着它,看看它要到哪里去。

 

Nov 25, 2007 2:23 PM慢光
from 慢光 by bayaya
1.因思念而沉着

有一段时间了,不论在什么地方,
只要想到你,我就会宁静。
一个人走路,你走在我身后;
睡觉,你和我一同睡去;
醒来,你仍在我心中。

曾经我迷恋那些早逝者,
对世界好奇而少有耐心,
但现在,我留恋你。
这留恋和对父母的留恋一样,
长久, 没有缘故。

就像果实在秋天生成封闭的木核,
这纯粹自然的奥秘,
我的心也因思念而沉着,而紧锁。
人们说,柔和的心有智慧,
我不要智慧,只要柔和。

 2.你是我迟早要爱上的故土

 今天我又见到了你,
在生物园,在植物们中间。
羽叶鸢萝举着熄灭的花,
青色的小枣落了一地。
向西转了,秋天的第一个太阳,
我有一种回到童年的感觉。

 3.“人们用不死的双脚跳舞”

 人们用不死的双脚跳舞,
用语言将自己引上迷途。
不要问路,不再询问任何人。
当那个虚有名词再度出现,
要死死咬住舌头。

像穿过隆冬的街道,一个接一个,
要穿越这些虚空,
爱复爱,一日复一日。

 4.我发现语言无用

我确信这个发现
已被发现过无数次了,
但现在出生一样轮到我:

去吧,用沉默
找到另一片沉默。
这就是对你的全部教导,
就是真理。

 5.洗劫过你的火,现在洗劫我

对你的爱,
是时间对我的教育。

热情已成灰烬。
一场火刑。被烟熏黑的前额
恢复了明净。智慧在冷灰中。
心又如何,我不敢问询。

燃烧过,一直燃烧下去。
但我看见的只是幻影。
那真实的火焰是我自己,
噼啪燃上脚背。

是这样,不能出声,
因洗劫我的,正是从你而来。
 
6.正当一个快乐的节日

正当一个快乐的节日,
不太深的夜晚,
我站在一个路口,
看焰火直冲上天空,
车辆亮着灯,河水一样
从身边流过。我想,
不管现在你在哪里
正在做什么,这都是你
离我最近的时刻:像一条岸
安静地,贴着河水 ……

7. 他问我的爱情观

他只是想知道我会不会跟他回去。
但他不年轻了,没有信心
并且秉性良善,
所以他问了我的爱情观。
他叫我小姑娘、小妹妹,有时又说
你还是一个女人。
我明白。
我没有爱上他,也不会跟他走,
这就是我的爱情观。
坐在他对面,整晚我都感到不安:
我们的对话像隔着一道土沟,
他想要到达的岸,语言无力引渡。
岁月漫漫,
令他胆怯,令我无动于衷。

8.一个骗子在我窗下 

浴室的窗外传来一个男人打电话的声音:
“恭喜你,你中了二等奖……”
他踱着步,口音里有我不知道的乡土气味
“……奖金是15万。”
我几乎要笑出来,冲这窗外的人喊:
嗨!这骗术太老套了!
但我只是拧开了水龙头,
忍住了对生活如此近的揭穿

9.秋日

半个秋天过去了,我
还迟迟不能开口。
我走在夜晚的大街,或搭乘
一辆空旷的末班车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