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变形记’ Category

白日梦

七月 16th, 2009

     一台转空的机器,在一张黑色的办公桌上运转了一上午,开始出现眩晕的症状。它梦见自己是一头奶牛,抬腿出了办公室的灰门。在街区花园的草坪前,犹豫着,摇着想象中的长尾,驱赶蚊蝇。
     看不到绿地管理员,它伸出一只前蹄,试探着踏了进去。小心得像踩在翠绿的玻璃上,但却是柔软的,草根细细绵绵的湿气涌上来,裹住了,像一个亲吻。它默默地想了一会儿,将第二个蹄子也放到草地上。于是又得到了一个,吻。
     当四个蹄子都在草地上时,它感到自己不存在了,但却依然能感到草坪是这样墨绿,在随着细风微微地起伏。
     它不知道怎样再移开四蹄,不过它还是又得到了一个草地之吻,有一些痒,因为正好踩在一朵蒲公英的小绒球上。奇怪,这么小的绒球,竟然能触动它厚厚的蹄甲,好像它不过也是一颗蒲公英的绒球而已。
     可是竟然没有看到它吗?在旁边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车窗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儿有一只白底黑花的奶牛,在高楼之间的草地上悠然漫步,却完全不属于这个地方吗?难道他们以为那不过是正午时分的十秒钟幻觉?

变形记

三月 19th, 2009

 一颗种子,原本已是赤裸
如若发芽,就要再一次剥掉外衣
 而此刻,惟有蓝色的雨幕垂下 
我才能完成这春日的变形

变形记

十二月 5th, 2008

  一晚的大风,已扫去了城市上空的烟尘。一脚从门洞里跳出来,跳到早晨八点之后九点之前的阳光里,顿觉周身轻盈。想跑起来,飞快地,在寒冷甘洌的空气中,试一试我的双腿,是否依旧敏捷,有力量。
  而忽然有了悔意,像一匹清晨的小马,懊丧于昨晚晦暗的梦境。哎,苍穹之下,我的执着,为着得到一粒微尘般的爱。它如何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那么,如若我放弃了,放弃了我的重复的问询与奇特的专注呢?
  就会在这个早晨,脱缰而去,再不计较我的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