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完成的苹果树’ Category

我在我的小里转不过身来

五月 11th, 2012

我的一个我
套着另一个我
如果你见过俄罗斯套娃
大致就是那种样子
但不一样的是
有时我会操作不好
或协调工作没有做好
最外面的那个我突然不愿再承担
把其他的我藏起来的重任
它要求到里面去
而里面的我跟着生起气来
它足足大了一圈
然而只是因为生气

于是我对它们轮番说着好话
在我的小里转不过身来

一年一年,我爱的树木

五月 11th, 2012

在这座尘埃之城 朋友早已走散
在各自时间中,一叶小舟漂流
唯有我爱的树木 还在原处
每年夏日,绿荫即温柔

譬如白蜡树的绿穹顶下
山雀灰蓝的火焰一闪
仿佛另一世界,泄露的密语

今日

五月 3rd, 2012

我没有为今日写下一行诗
在偶尔醒来的夜半
白昼残留的片段 仍在脑中急速旋转
像晕船的人抵达陆地后
灵魂还在波涛上漂流
我不再徒劳去捕捉词语
自动放弃一些句式
它们 如同旧时衣物
不再适合我
我所看见和正历经的生活
一切,都需要重新命名

一条河的葬礼

二月 29th, 2012

满载沉默与广告的轰鸣
轻轨列车驶过郊区桥面
仿佛出自什么人内心
桥下的河水粘稠 黑暗
凝滞不动
春天就要来了
太阳每天照耀着它
风掠起了涟漪
好像这条河还活着
看得见树梢晃动 西山日沉
但实际上 它已死去多年
横陈在这里的
是一具尸首正在腐烂
可怜的是那些飞鸟
还要饮它的水
是站在河堤上掩面而泣的柳
哭干了枝条
人 谋杀者
在桥上来来往往 泰然自若

二月 17th, 2012

在北京郊区的房子里
我梦见故乡的树木
那些矮小的荆棘丛
荒弃的未完成的果园
白草淹没道路
大风翻山越岭
一个口信在黑暗中秘密传递:
这片土地
已经失去了爱她的主人……

2012年2月17日

慢光:你来看我

八月 17th, 2011

#你来看我

你来看我时
我好像正弯腰在麦地里
抬头见你从远处走来
笑着,牙齿闪亮
你说,好啊
我也说,好啊
但这好究竟是什么意思
却说不上来
我汗流浃背
只能请你坐在麦地的边上
这太阳下的麦地多么好!
但你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比喻
它不过是我将要消失于其中的道路
的一种形式

谢谢你来看我

#梦

我梦见一只小鸟
翅膀上钉着九枚钉子
我给它一枚一枚拔出后
它展翅飞走了

早晨,它又回到我的窗台鸣叫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早晨
连时间的伤口都已经愈合!

#降落

起初你是一滴露水
在草叶上接受星光祝福
凝成果实升上树梢
又接受日光祝福后
在五月里成熟
降落在我手中

是呀你是降落
因为你的不存在
远远高于我们的存在
是我们召唤了你才前来
来了就要做我们的主人

千树

五月 21st, 2011

窗外季节之轮在缓缓转动
将影子投在夏日地上
鲜花已经开过,却又盛开
仿佛一种爱绵延不绝
仿佛空间无穷无尽

——这就是此时
我眼中的世界
其实我羞于说出
这些年我的心已慢慢抵达
一个宁静 柔软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