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完成的苹果树’ Category

两会的意义

三月 4th, 2011

2011年3月3日
在地铁站的日光灯下
一束粉色勿忘我
保持着植物的冷静与天真

它不知道自己已被列入
政府黑名单
禁止携上地铁

“出于一些不便明说的原因……”
年轻的安检姑娘解释
“希望能理解我们的工作”

我们,当然,一直都是
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但此时
都表示不能理解

不理解在官员们的脑海中
一束鲜花通过怎样复杂的轨迹
演化成一枚破坏社会和谐的炸弹

除非,我们的这些牧羊人
(同时也是薅羊毛的人)
已经集体精神衰弱,变成了迫害狂
每天都要从羊群暴动的噩梦中惊醒

那么,在对这群病入膏肓的人表示同情之余
请允许我,以一个公民的资格担保
这束勿忘我,是纯洁的,无罪的
我于晚上七点左右购于柳芳的街边小贩
人民币:20元

我所支付的每一毛钱,都是我的劳动所得

移民计划

二月 24th, 2011

亲爱的朋友们:

鉴于我们在此受到的
不公正待遇
以及诸多无力更改的事实
我建议我们

联合起来 积极准备
向一颗新的星球

移民

这颗行星将在两百年后
出现在天穹西南
由绿光环绕

比月亮更美
请从现在开始

打点行李 强身健体
做好教育下一代的工作
务必保证出发时
不要掉队

二月 21st, 2011

临近春日
树梢越来越温柔
欲言又止
欲言又止
但终究还是要说出
它们的奥秘
仿佛世界的羞涩
只剩下这一种

冬日抒怀

十一月 10th, 2010

沉默的雨降自
沉默的星辰
沉默的海
由沉默的沙
紧紧环抱

我再也听不到
那个声音
也不能再说我就是
那颗珍贵的种子
应当有人将我
播在地下

PS:本来怀着忧郁的心情写,加上标题的时候连自己都笑了:我怎么还能这么正儿八经地抒情呢。。。


镜中

十月 8th, 2010

红灯亮起,我停在街口

一种预感迫使我向左转头

我知道那儿有人

也在看我

的确,是一位姑娘

我们曾经见过 在别处

如今是再次相遇

她老得可真快

像一种果实度过了空茫的黑夜白天

却未能蓄积充足的糖分

以抵御寒冷和坠落

我向她报以生涩的一笑

她也笑了 将双手

插进灰色上衣的口袋

准备好过马路

绿灯亮了

我随着匆匆的人流走过

十字路口

此后的一整天都没有再见到她

直到晚上我回家

在梳妆镜里

她注视着我的双眼

对我说:

嗨,我一直在等你

回来

 

 

看日落

七月 9th, 2010

转瞬间,它收回了

细柳的金边

令树林在黑暗中

尴尬地沉默

仿佛赤裸


水边的芦苇已忍不住

啜泣,一次次弯下腰
摸着黑,在河面上打捞

流散的碎银


但谁也无法

再将那流逝的光

重新穿在自己身上
 
 

这就是我们应称之为

财富的东西

2010.0709

礼物

七月 6th, 2010

炎炎夏日,多病的母亲

忽然精神抖擞

一人坐火车来北京

为了给我送一件
神秘礼物

 

在夜晚迟缓降落的天色里

在摇摇的白蜡树影下

她一重一重

打开它
 

当然,我们从过去的事

谈起,

 

比如她的母亲年老时

患了严重的失忆症

思绪在时光里穿梭

比如乱世里曾有一段

隐忍的爱情

 

这些事我已听过无数遍

但并不使我厌烦

我迷醉在仅存于她脑海的

历史细节里——

因为这是我自身的来路

 

但是,图穷匕见的时刻

终于降临了

 

我瞥见那个礼物

闪烁的一角

果真是一把利器

 

而我必须接受它
 

归根结底,她说

孩子,

是生命的延续

你还没有打算吗

 

201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