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完成的苹果树’ Category

蚌病成珠

七月 1st, 2010

无疑如果我没有利欲熏心

也急功近利

但我看上去不是

那样的人

 

我相当冷静,克制

一无所求

因为我要捕捉的猎物

巨大,不适合
四处炫耀

 

为了不惊扰它

我在众声喧哗里沉默

 

果然,来了

越过姑娘们闪着露水的肩

我看见它悄然降落

鼻孔喷着热气

 

像一头翼龙。

比上次我见到时

又长大了一些,尾巴

拖在了地上

 

带我走吧,孤独

2010.0701

一个心绪复杂的早晨

六月 25th, 2010

只差五分钟

我错过了

我那趟飞机

看着它横越大洋

去了法国


我转回大厅

去找那些穿制服的人

理论

要求他们把钱

退给我

 

不。他们说,

你买的是

不能退的票

我们不能为你
的失误负责

 

我的人民币,六百四十元

就这样作废了

我痛心得不得了

直到

从梦里醒来

 

在这同一个梦里

我还梦到一个人
并对他说

你来看我吧

好呀。他这么回答

一点也不为难

 

我感到快乐

那种少有
单纯的快乐:
为了一个人
能跑来看看我


直到

从这种快乐
醒来,
发现它
同样
不过是
一个梦

如此这般,南国少年

六月 17th, 2010

肩并着肩

在海滩上,走

 

一个穿蓝帽衫

一个没有

 

一个说话时

一个笑了

 

牙齿和浪花一样

 

而后他们去到海里

连海水也爱他们 


——这是白天

晚十点 滨海路上
两位旖旎的高跟鞋姑娘

被他们跟踪 打劫

他们逃去的影子

比棕榈树梢的风还快

温柔的夜色庇护他们 

如大海庇护着

成千上万的小鱼

 

时间的囚徒

六月 8th, 2010

割草机轰鸣

这是一个
永恒的夏日
的傍晚

永恒的青草
需要收割
并永远
割不完

蓝布衫的割草工人
在大厦的阴影里
躲过了时间
的箭矢

他永远不会老去
但也不会
再返回乡下
与妻儿们团聚

那么,你可知道
我说的
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
 

游泳以及朋友要出远门

五月 27th, 2010

1.
越出边界

比如手,离开岸

虚空,从脚底注入

那四分之一秒

你感到恐惧了吗

其实,那就是

自由了

 

在无边无际之中

比如,上下左右

只有蔚蓝的水

仿佛时间都溶解在了水中
这时,你
还感到自由吗

不,好像

囚禁了

2.
当你想在水底笑出来

那就笑吧

只是要准备好

付出代价

3. 

朋友要出一趟很远的门
多半出于我的蛊惑

她就要启程,我反而踌躇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

阻止她已来不及,也不是我的意愿

别无选择,只能
改变自己的信仰了

 

我合掌于胸 现祷告如下

来来往往的各路神仙呀

无论你是佛陀 基督 还是安拉

驾着祥云 还是坐在公务舱里

都请你,千万庇佑她

平安归来 她的的确确
是一位好姑娘

我的赞美诗

五月 6th, 2010

主呀,赞美你

创造了这一个早晨

让光线穿过新生的树木

在地上投下婆娑的绿影

让鸟儿们开口鸣唱

羽翼披上美丽的银光

感谢你让我醒来 心中没有忧惧

你赐予的食物和水

让我在餐桌边坐下 从容安定

像一个生活的主人

感谢你让我的双脚

走在往日的路上 轻盈有力

当我甩动胳膊 新鲜的晨风

掠过 如溪水洁净清凉

我看见路边的紫丁香

倾吐着最后的香气

黄刺玫刚刚盛开

小狗们快活地跑过草地 眼里映着

这个晨光里的世界

主啊,感谢你创造的
这一个独一无二的早晨

这样美丽 宛如新生

感谢你让我看,也让我看见

前一段时间,应朋友的邀请我去了两次礼拜。在我的心里可以这样描述:虽然……但是……不过……。
后来又读了雅姆的诗。我给我的主编推荐了一首,但是太浓郁的宗教色彩,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合适。不过我说,让我把这首诗给你读一遍吧。他说好。于是我给他读了雅姆的《为他人得幸福而祈祷》,读完后他决定用了。我不知道谁会看到那一篇小短文并会心有所动,但是只要有人,只有一个人,也是好的。而即便是没有人注意到,也并不会削弱它的光芒吧?
朋友说,你每天都要祷告,他现在已是一个基督徒。我说,我并不知道为了什么。他说,你要祈求。我说,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祈求。我信奉神明吗?我不知道。我尚未开辟那一条通往内心之路。而有时我却能感觉到,当我看到眼前的世界如此美丽或壮观的时候。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通过祈求去得到神的眷顾。朋友说,你记住今天你说的话。我回答说,我一定会记得。

狄安娜

三月 25th, 2010

我终于

越来越温柔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也不知该如何反抗

这种大自然

赐给我的属性

 

还有许多

其他的属性

也暴露出来

就像钢铁

发现自己竟会锈迹斑斑

在红色的油漆被雨水冲刷过之

在它标志的文明

沦为废墟之后

 

我怎么办

我并不总是我自己
——可谁又是?

因此我时常怀念

月亮地里的那个女孩儿

紧握着弓箭
闪过山野的树丛
她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