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完成的苹果树’ Category

三月 9th, 2010

正午

日光是这样的满

太满了

以至摇摇曳曳

高出了世界的边际
这样的

满满一世的光

最终要

流向何处呢
我想,也想问问你

而何处

又有着

什么样的黑暗

与虚空

才一日,复一日

将你和我

看过的光明

全部吸纳

无影无踪
我想,也想问一问你

 

植物志 / 李子树

二月 24th, 2010

种下它是在一个春天

枝条蓬勃的小树 还没有长出叶子

在窗前的空地上

父亲为这个熟睡的孩子

挖下一个舒服的大坑

它一直睡到春天过完

从此改变了院子里

春风吹过的路径

 

第二年,它开始结果

果实众多 犹如魔法

它勤劳的美德令四邻赞叹

第三年,它好像已经成年

枝条高过屋檐 开更多的花

结更多的果实

我们在它的树荫下拍照

头顶的树叶间缀满了绿星星

第四年,它的一条粗壮的胳膊上

缚上了一架小女孩的秋千

她起飞的时候 它牢牢地抓住绳子

以防这个孩子忽然飞走


……就这样,光阴流逝

我以为它,至少比我们,更长久地属于

那里,我父亲母亲的家园

但是不久前,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

去年,它死了

 

而现在,春天又要到了……

雅歌

一月 15th, 2010

这时,我想,
我将只爱这一个肉体
一百年后,我和他
同睡在又黑又潮的地下
我不会害怕

可有时我梦见星空
我爱过的星空
每一颗星星
都在自己的位置上
我甚至不需要
再看见
就知道了一切

 2010.1.15

幼鲸之死

十二月 18th, 2009

早晨,在一张新闻图片里,
我看见了它:一头死去的幼鲸
深灰油亮的身躯
正沉沉压在一台起重机上
尽管死已是终结,它却不得不
再等待片刻——
等待被运走,被处置
被聚集在四周的侏儒般的人群
围观,议论,猜测
那么,谁曾怀疑海水的力量
就来看看这庞大的肉身吧
想想
它曾带着它的影子
如何在海里像云一样四处漫游
仿佛时间没有尽头,每一刻
都沉醉在永生里
但现在,它,是死的,从头到尾的死
从它长廊般黑暗幽深的腹腔
传来一声声低沉的叹息
如同它的回声,你还会再听到这个声音
在每一把大提琴的琴弦上
诉说着:
这死亡是多么巨大而沉重!
你看那台红色起重机
不过是又小又脆弱的儿童玩具
人类的玩具
那驾驶员紧绷着脸,好像也
使尽了全身的力气
一顶蓝帽子,遮住了
他朝向世界的眼
那里面到底是恐惧还是冷漠
无人再能知晓

写给母亲的生日

十二月 15th, 2009

这几年,我和母亲
间的感应越来越弱
我不再能,深切地想念她
仿佛对于她的老去
我已竭尽全力

书信已不能
火车已不能
电磁波已不能
把我完整地还给她
我,流散在建造自己的路上

我想对她说:
“妈妈,我终于开始生活了”
但也是这生活
将我和她,像麦种一样
埋进了不同的土地

我看不到她了
我想不起她了
我忘了她了
我……她……
……

这是农历十月二十九的傍晚
我感谢此时在乌村上空
飞舞的每一片雪之精灵
代替我,落在母亲的生日里

初雪

十一月 2nd, 2009

在窗下听雨声滴落
一如往常的夜,因这滴答滴答
的注脚,似有不同
——我多想把它留住
让它变成一个非凡的夜晚
有人在此深深沉醉,一生难忘

人都睡了,雨还没有停下
但落得越来越慢 慢……成了雪

初冬即景

十月 31st, 2009

黄昏时窗外下起了雨
光线比往日更早地暗下来
道路则闪着明亮的水光
在花园湿漉漉的小径上
有人撑起了伞,有人缩着肩
小女孩穿着和她一样小的红雨衣
依次走过。下班的时间到了
与同事互道周末愉快后,他
走出办公楼,骤然收起
脸上残存的笑意
这是他完全放松时的样子:面无表情
动物一样,又沉默又孤独
雨,落在他的头上……

[*其实还没有立冬呢,但我好像已早早过上冬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