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完成的苹果树’ Category

白菜的一种性感吃法

十二月 22nd, 2008

先去掉
她的绿外衣
——如果没有破损
则可以
考虑保留
其次是
比刚才那件
裹得更紧
颜色稍浅的
一件
这时,会有一滴水珠
渗出来
但请不要
让手指停下来
继续剥掉
紧挨着的
几乎完全透明的
那一件
它多么完美
你可以停下来
端详一会儿
这一枚水的羽毛
然而
接下来
你要开始
小心了
你离
那一个中心
越来越近
越来越

但只是近
而已
一次又一次的
重复之后
你开始恼火:
每一次剥离之后
白菜依旧
紧紧关闭着自己
仿佛一个数
的无限循环
0.33333……
这真令人绝望
也许吧
如果你这么想了
就试着停手
看看
已经剥下的
白菜的每一个叶片
够了
这些非核心的物质
已足够养育我们
炒或煮
都不再是
问题的关键
最后记得
把从你手中逃脱的
白菜的源头
或婴儿
总之依旧完整的
那一个
用清水
养在碟子里
它一片叶子
也不曾少

时间的金羽毛

十二月 18th, 2008

一秒,

又一秒,又一秒

我数着

从城市上空飞过的

时间的金羽毛

可是

我多么惊讶

它正在变化
几乎

变成了

完全的黑色

也几乎

飞不动了
停下来,喘着气
我定睛看

是什么挡住了

它的飞行

噢,原来是
空气中

有太多不利于
飞行的物质:

太多的

烟尘

太多的

无线电波

太多的

废弃不用的

梦想

太多的

这个国家中

不能高声说出的

意见或想法

(那些可以高声说的

如马屁,一出口
就会烟消云散)

还有

眼泪

最无用的

卑微者的眼泪

(混杂着几滴
不走运的

随声附和的眼泪)

还有
为数众多的
灵魂

虽然就单个来说
是稀薄的

据说只有12克

但一个一个

加起来
也很可观

何况它们

生前的痛苦

大大加重了自身的分量

因此
我的金色的

时间的羽毛

它怎么也

飞不动了
它从地球的东边
飞过来
一路轻盈地
唱着歌
却一头扎进了

我头顶的
这一堆,这一坨
这个光荣国度的
排泄物
恐怕连狗屎

也比它要纯净
一百倍吧

(这个国家
正患着严重的

消化不良症,腹泻)
我的
可怜的
时间的金羽毛呀
因此变成了

哭丧的
乌鸦的黑羽毛

在天空汇聚

一秒,一秒,一秒

一秒,一秒……
我数着
它的黑
直到那个
黑的不能再黑

的时刻
到来

从未

十二月 18th, 2008

从未

这样爱过:

在他

路过的

桌子上


一杯牛奶

半个苹果

再躲起
看他

如何选择了
牛奶

像一只

口渴的

狮子

犹豫地

痛快地

一饮而尽


从未

这样爱过
一个人

然而时间

不会
再回来了

一朵花的灵魂

十二月 9th, 2008

一个夏天

在邻居静悄悄的庭院

我攀折过一枝月季

它的茎断了

脸垂下来,搭在枝叶间

像打碎的琉璃瓶

芬芳流溢

注入我的手心

而我像一个梦游人

忽然惊醒:

这是在做什么呢,

如果我倾心爱上了

这一朵

美?

长大之后,

我见到了更多的花

更美或更名贵

但只有遇见它

我才会把鼻子放上去

深深地嗅

仿佛一朵花的灵魂

从那时起

一直跟随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