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流光正徘徊’ Category

冬眠晓不觉

一月 6th, 2009

这几天在琢磨想一个词儿:不自在。
说是说不明白的,说话就像蚕吐丝一样,越裹越紧。
可是放弃了思索就对吗?就会自在一些吗?
混沌之中的自在,如何还能再得呢?
我无时无刻地不意识到自己的所为,像被一千面镜子包围了。
有一日,也将消失于镜中。
问题是,现在如何打碎它们,这些衍生的影像。

缺乏自制力。空前的怠惰。

还当人生很短哩

十二月 30th, 2008

又到了很想回家的时候。很想念小黑。一年不见,不知道是不是还是那么矮胖矮胖的。为了我的蛊惑,她这半年过得想必很不轻松。偶尔发来短信,推荐我看普宁的小说,或是抒发一下读了某书的激动心情,其它时间都犹如沉在水底一样,渺无音讯。鼠年年初一的早晨,借着火光和晨光,我给三儿、鹏和她拍照,后面跟着呈球状的小不点儿高琪琪,情境恍如昨日。这一年中,我很少给小黑打电话。觉着她皮实,啥事儿都能应付。即使在5.12 的时候,我也觉着她一定会平安无事。

这一年中,一个最不易觉察的变化是,琪琪不再来接电话了。成了小姑娘之后,她变得很矜持,与我这样比较大的大人总是保持着距离。而我也不会再向前几年,把她完全看成一个孩子。每次接近都有点小心翼翼的感觉,有点讨好的味道。向她要一些单纯的属于孩子的快乐,但她很吝啬了。我记得秋天回家那一回,放学后我去接她,她躲在校园里的乒乓球台下,和她的伙伴们一起避雨,并不特别情愿和我同伞回家。她有她的世界了。

我陪父亲去打针。我们一起走在县城的大街上。这是上次回家的事。回来的时候,他送我在月山的车站,从下午四点一直等,等晚上九点的车。我们说了很多的话,说到了一个爷爷的结拜兄弟,如今可能依然活着,九十多岁了吧,住在皂角树村大概。我和父亲说好今年过年一起去看看他,如果他还在世的话。

几年前家去,儿时的玩伴已经出阁;再回时,她家的小孩儿就满地跑了。我对母亲感慨:哎呀,这样这样,人生岂不是很快就完了。母亲正色道:这叫才刚开始,怎么叫快完了?!这又是母亲对我的一句话教育。我常常感到人生的大势已去。或者是预先感到人生的大势不过尔尔。然而,但凡事情,不去亲手做一做,只在边上指指点点,又怎能深知其中之味呢。每一处都是不一样的吧,每一个时刻都是独特的吧。用画笔把那一条线描出来,细心地,耐心地,专注而无它。

明天,才是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抓紧时间,上来发布日志,不想却说成了这个样子。就这样了。

狂想曲

十二月 25th, 2008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告诉他/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由。
其次才是用你的自由来做什么。
就像是跳舞,我会说,先放松,孩子,
然后看,你的手应该这样伸出去,头再抬高一点,
感到自己就要起飞了,就对了。
我不会跟他说,要像什么人学习。
如果他感觉到了魅力,他自然会回应,反而得到的更多。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一定会带他回老家,让他在那里度过童年。
也许我会因此放弃在城市的工作去陪伴她,也许不得不为了生计而与她分离。
在那里,他将养成素食和简朴的习惯。
男孩子顽皮勇敢,女孩子爱美有主见。
有荣誉感,但是不爱慕虚荣。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也许我会文思泉涌,编出许多荒诞故事来。
比如院子里的那只老南瓜,是不是拉肚子呀,看它蹲在那里,脸憋得通红。
然后到了晚上,他发现南瓜在锅里,怎么也吃不下。
我还要和女孩子比赛种花。
在属于我的那块地上,画出一小块分给她,再分给她牵牛的种子。
我将只给我的花苗浇水,捉虫子。
除非她许给我好处,我才会帮她干活。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还会希望再有一个。
他们两个人可以互相通信,背后讲讲我的好话,坏话。

不过,也许我会一个孩子也没有。
如果我自己还不够好,将没有孩子会要求在我的名字下降生。

在那黑暗的河流边上

十二月 22nd, 2008

幸好我还有这样的热情:在一天紧张的工作中,以因激动而更紧张的心情把所有能找到的他的歌全部载下来。
这是《最后的猎人》中的电影插曲《by the rivers dark》。
当这个声音响起,落基山脉最后的猎人诺曼正驾着雪橇从冰上滑过。
我记得我曾听到过这个声音,在另外一首歌中。那已经是2006年时候了,歌的名字叫《dance me to the end of life 》。
原来人的声音是这样特殊,我的记性也不错,记住了该记住的事。
为什么,不论什么歌,动人心弦的时候都有一种怀乡的忧伤,一个永永远远失去了的乌有之乡……

三毛的词

十二月 16th, 2008

之一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 也比它快了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 也比它快了
点点白花 是我永不移的星星
许多年了
夜总也不能过去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 也比它快了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 也比它快了
等待是织布机上的银河
织啊织啊 织出渡河的小船
总有人来 来问我的婚期
我说 织完了这又要开的一朵
又一朵 又一朵
一朵又一朵 一朵又一朵
才是时候

之二

 当时实在年纪小
我的愁
我的苦
妈妈 你不要以为
它不是真的
而我是这么的不明白
今生的起步
要等到什么时候

当时实在年纪小
我的愁
我的苦
妈妈 你不要以为
它不是真的
而我是这么的不明白
今生的起步
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两首词,令过往的时间的碎片重来,却像花香,似有却无。
小时候觉着未来是一个谜,如今这个谜跑到了身后,不会有抓住解开它的时刻。

阳光这么好

十二月 4th, 2008

阳光这么好
阳光这么好,于是觉着自己很辜负,这冬日暖阳。
我消失了。而且好像再也找不到它了。
四周是这么透明,寂静。我既不想发出声音,也不再想听到任何回声。
点亮一支蜡烛,再亲手熄灭它。
我需要再次开始,需要一颗珍贵的种子。
因为过去的已经收割过了,属于上一个秋天。
可是我还没有找到它。因此我好像陷入了昏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