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想曲

十二月 25th, 2008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告诉他/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由。
其次才是用你的自由来做什么。
就像是跳舞,我会说,先放松,孩子,
然后看,你的手应该这样伸出去,头再抬高一点,
感到自己就要起飞了,就对了。
我不会跟他说,要像什么人学习。
如果他感觉到了魅力,他自然会回应,反而得到的更多。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一定会带他回老家,让他在那里度过童年。
也许我会因此放弃在城市的工作去陪伴她,也许不得不为了生计而与她分离。
在那里,他将养成素食和简朴的习惯。
男孩子顽皮勇敢,女孩子爱美有主见。
有荣誉感,但是不爱慕虚荣。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也许我会文思泉涌,编出许多荒诞故事来。
比如院子里的那只老南瓜,是不是拉肚子呀,看它蹲在那里,脸憋得通红。
然后到了晚上,他发现南瓜在锅里,怎么也吃不下。
我还要和女孩子比赛种花。
在属于我的那块地上,画出一小块分给她,再分给她牵牛的种子。
我将只给我的花苗浇水,捉虫子。
除非她许给我好处,我才会帮她干活。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还会希望再有一个。
他们两个人可以互相通信,背后讲讲我的好话,坏话。

不过,也许我会一个孩子也没有。
如果我自己还不够好,将没有孩子会要求在我的名字下降生。

白菜的一种性感吃法

十二月 22nd, 2008

先去掉
她的绿外衣
——如果没有破损
则可以
考虑保留
其次是
比刚才那件
裹得更紧
颜色稍浅的
一件
这时,会有一滴水珠
渗出来
但请不要
让手指停下来
继续剥掉
紧挨着的
几乎完全透明的
那一件
它多么完美
你可以停下来
端详一会儿
这一枚水的羽毛
然而
接下来
你要开始
小心了
你离
那一个中心
越来越近
越来越

但只是近
而已
一次又一次的
重复之后
你开始恼火:
每一次剥离之后
白菜依旧
紧紧关闭着自己
仿佛一个数
的无限循环
0.33333……
这真令人绝望
也许吧
如果你这么想了
就试着停手
看看
已经剥下的
白菜的每一个叶片
够了
这些非核心的物质
已足够养育我们
炒或煮
都不再是
问题的关键
最后记得
把从你手中逃脱的
白菜的源头
或婴儿
总之依旧完整的
那一个
用清水
养在碟子里
它一片叶子
也不曾少

在那黑暗的河流边上

十二月 22nd, 2008

幸好我还有这样的热情:在一天紧张的工作中,以因激动而更紧张的心情把所有能找到的他的歌全部载下来。
这是《最后的猎人》中的电影插曲《by the rivers dark》。
当这个声音响起,落基山脉最后的猎人诺曼正驾着雪橇从冰上滑过。
我记得我曾听到过这个声音,在另外一首歌中。那已经是2006年时候了,歌的名字叫《dance me to the end of life 》。
原来人的声音是这样特殊,我的记性也不错,记住了该记住的事。
为什么,不论什么歌,动人心弦的时候都有一种怀乡的忧伤,一个永永远远失去了的乌有之乡……

时间的金羽毛

十二月 18th, 2008

一秒,

又一秒,又一秒

我数着

从城市上空飞过的

时间的金羽毛

可是

我多么惊讶

它正在变化
几乎

变成了

完全的黑色

也几乎

飞不动了
停下来,喘着气
我定睛看

是什么挡住了

它的飞行

噢,原来是
空气中

有太多不利于
飞行的物质:

太多的

烟尘

太多的

无线电波

太多的

废弃不用的

梦想

太多的

这个国家中

不能高声说出的

意见或想法

(那些可以高声说的

如马屁,一出口
就会烟消云散)

还有

眼泪

最无用的

卑微者的眼泪

(混杂着几滴
不走运的

随声附和的眼泪)

还有
为数众多的
灵魂

虽然就单个来说
是稀薄的

据说只有12克

但一个一个

加起来
也很可观

何况它们

生前的痛苦

大大加重了自身的分量

因此
我的金色的

时间的羽毛

它怎么也

飞不动了
它从地球的东边
飞过来
一路轻盈地
唱着歌
却一头扎进了

我头顶的
这一堆,这一坨
这个光荣国度的
排泄物
恐怕连狗屎

也比它要纯净
一百倍吧

(这个国家
正患着严重的

消化不良症,腹泻)
我的
可怜的
时间的金羽毛呀
因此变成了

哭丧的
乌鸦的黑羽毛

在天空汇聚

一秒,一秒,一秒

一秒,一秒……
我数着
它的黑
直到那个
黑的不能再黑

的时刻
到来

从未

十二月 18th, 2008

从未

这样爱过:

在他

路过的

桌子上


一杯牛奶

半个苹果

再躲起
看他

如何选择了
牛奶

像一只

口渴的

狮子

犹豫地

痛快地

一饮而尽


从未

这样爱过
一个人

然而时间

不会
再回来了

内心之旅

十二月 16th, 2008

我于一个冬天出发,前往喜马拉雅。

那不是一个合适的季节,但是我已等不到春天再上路了。前一天晚上,在我关掉手机,把它放到桌子最底层的抽屉时,发现里面有一个银色封皮的笔记本。一年前,我在街角的花猫杂货铺闲逛,一眼看到了它,于是买下来,打算在上面记一些有意思的事。但是整整一年过去了,我还从未打开过它。我翻开它的第一页,纸的颜色是淡淡的橘黄,像是纸缝中藏着一轮正在下沉的夕阳。在第一行的位置,我写下“明天”两个字,然后塞进了整理好的背包。带了笔记本,就得带一些笔在身上。在家附近的一家文具店里,我买到了最后的必需品:五支竹牌铅笔和一只削铅笔的小刀。

当我背着包往车站走时,是晚上的六点一刻。刚刚入夜的城市十分妖娆,但和我平日看到的并无二致。我在站牌下等要搭乘的公车,风很冷,同在等车的人缩着肩膀,昏暗的灯光下是一张看不出表情的脸。有一瞬间,我感到脚下是虚空的。我希望我等的车永远也不要来。或者来得更晚一些。这时又来了一个等车的人,裹着黑色的羽绒服,站到了我的后面,同样翘首以盼。忽然,我听到了背后传来的一声轻轻的叹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耳朵一下子警觉起来。觉着这个声音一下子抵消了耳畔的一切喧嚣。大约三分钟后 ,一辆灯火通明的公车停到了站牌下,我上了车,有一种有生以来第一次坐车的感觉。

三毛的词

十二月 16th, 2008

之一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 也比它快了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 也比它快了
点点白花 是我永不移的星星
许多年了
夜总也不能过去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 也比它快了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 也比它快了
等待是织布机上的银河
织啊织啊 织出渡河的小船
总有人来 来问我的婚期
我说 织完了这又要开的一朵
又一朵 又一朵
一朵又一朵 一朵又一朵
才是时候

之二

 当时实在年纪小
我的愁
我的苦
妈妈 你不要以为
它不是真的
而我是这么的不明白
今生的起步
要等到什么时候

当时实在年纪小
我的愁
我的苦
妈妈 你不要以为
它不是真的
而我是这么的不明白
今生的起步
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两首词,令过往的时间的碎片重来,却像花香,似有却无。
小时候觉着未来是一个谜,如今这个谜跑到了身后,不会有抓住解开它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