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3rd, 2006

    巨人终于有了一个朋友,一只高山小松鼠。尽管巨人非常珍爱这个小家伙,但它对他来说的确是太小了。如果朋友意味着分担的话,我们很难想象,它们之间如何能互相分担。巨人的巨大孤独,哪怕只分出一点点,就会像一座山一样把小松鼠压倒;而小松鼠的悲伤,落在巨人眼里,只能像一粒沙子落入沙漠一样。
    但巨人仍然觉得有小松鼠在会很不同。平时他把小松鼠装在口袋里,想见它时就把它从口袋里掏出来。他坐到岩石上,摊开双手,让小松鼠在上面散步,晒太阳。他还很费心地到森林里去给小松鼠找食物。他俯身低头的认真劲儿,就像一个孩子在草地里寻找野草莓。但他最终仍然失去了这个朋友。那次为了躲避雷电,他在原野上狂奔,为防止小松鼠从口袋里掉出来,他用右手紧紧地捂着它。等巨人终于把满载雨水的云层和闪电都甩到天边后,他把小松鼠掏出来,但他发现,他的朋友再也没有竖起它那灵活的小脑袋。那些小小的悲伤,与它紧阖的眼睛一同消失了。他原以为这些悲伤太小,小到看不见,现在他终于看见它们了。而他的孤独又原封不动地还给他了,他觉得它们太多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四月 23rd, 2006 at 下午 1:5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