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3rd, 2007

在湖边坐着,一个男人远远地划一条小船过来。上岸后,把他的船扛在背后,整个身体都倒扣在里面。与岸上的人目光相对,他停顿片刻,面无表情,只背着他的船径直走过。背影是白色的船底。

这是《十诫》中的一个镜头。似乎那男人背后扛着的,并非一块木头或铁皮,而是他死去的妻子、朋友或某个偶然帮过他的人。它送他越过水面,如今,放心地把自己的全部重量都交付于他,让他载它,越过它的死亡之地。

生而为人,已是造物最大的宠爱,但我们既不会泅水,也不会飞翔;既没有皮毛御寒,也不能随季节产出瓜果。而这些我们又都如此需要。更不必说我们内心还深藏着更大的需要,远不止渡过一片水域或皮毛裹身。或许,只有放下骄傲承认卑微的那一天,才能感到基斯洛夫斯基打的这个比喻,如此孤单如此温暖。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二月 3rd, 2007 at 下午 8:45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