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5th, 2004

(1)
黄昏在我的车轮里旋转
黑夜的轴更加牢固
我把体内的石头一一抛却
无人看见 无人听见
行人是沉默的河水

无比轻盈了
我现在是万圣节的南瓜
点上蜡烛在里边 灯火通明

(2)
我将努力写诗
为此我将不恋爱 不结婚
也不要小孩子
我要一个小房间 独坐其中
整个人生都是冬天 
整个冬天都在下雪
灵感是窗外的雪花
从天而降 把通向某个地方的道路抹平

某个地方,我相信。

我要在二十岁之前写完
你们七十岁还在写的诗
然后画上句号。等待。
像一个提前交作业的孩子
安静地坐在他的课桌前

(3)
我为什么想去动物园

没有什么。这只是一个想法。
我觉得自己在人群里像一只鹿
森林很遥远,动物园也许是安全的
那里有兄弟站在铁栏之后

曾经有人用小鹿的回头来赞美
他心仪的姑娘。他的比喻是成功的
她记住了他的赞美,却把他忘记了
像吞一颗葡萄,吐出它玲珑的子粒

但是,这与城市的鹿无关
与动物园的鹿无关
与我想象自己是一只鹿更加无瓜葛
谁都知道,如今森林已是一个传说

(4)
我第一次感觉妈妈不爱我
她不是不爱
也不是爱着别人
但她的爱每增加一分,都让我
更加绝望,如杯中之水

我是她儿时手中的烟火
需要对她节日的夜空负责
但我希望,暗暗地希望
在升上天空之后,立刻熄灭
夜空象黑墨水倾倒下来
落在他们仰起的脸上

妈妈,我第一次感觉
爱与恨如此相近
回报与报复如此相近
就像多年之前
我和你在人群中最相近

(5)
我的命运,只有一次
我看见它,在一个陌生人的眼里一闪
那是秋天的大街,树正在落叶

他也看见了。在我的眼睛里,
仿佛两扇正在关闭的门,他的命运
正朝着深处遁隐

我们都吓了一跳,片刻之后,
擦肩而过,
黄昏在身后,如越来越密集的雪花

(6)
说爱这个世界是容易的
因为它完全,且只有一个
而说爱一个人却是艰难的
人残缺,布满大地

说热爱生活是真实的
那些自杀者也不例外,甚至
他们的爱还要更多一些
而说热爱一场疾病却是虚假的
那些盼望生病的人也不例外

(7)
转过头我就会忘记
没有雨再可以把我淋湿了

我自己就是一件雨衣
天晴之后,抖落最后一颗水珠

世界之水,时间之水,
天上地下的水
决不珍藏

青春,就是雨点打在雨衣上
在下面听见它的响声

(8)
我没有再见过青苔

它们开最细小的花朵
接住地球上最细小的阳光
它们爱护自己的影子
夜晚把它们藏在手心

有时,我从世界中走出来
听见它们叫我的名字,说:
孩子,认不出你了
我摊开手心,给它们看
我又小又薄的影子

但我,没有再见过青苔

这里有很多高大的墙
这里不是故乡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十二月 5th, 2004 at 下午 5:52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