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3rd, 2008

向谁去说呢,我感到我愧对光阴。
这一天,没有任何爱意从我内心产生。没有一秒钟我的心感到震颤。更加不知所向。

我现在知道,“未来”几乎全部取决于人的主观感受。

孩子时我感到未来像一条长长的路,延展入遥远的空间之中;而现在,“未来”似乎成了一面墙,我们不断地进入到这样的“未来”之中,就像投影仪撒下的影子,在一个二维的世界里移动。哦,真的。

一整天我都没有一次发自内心的笑。没有因为想到什么人而格外想念,——想念的感觉就像一个人的头顶忽然罩上了属神的光环。

与现在相比,我从前的孤独又算得上什么呢。

但是,这难受并不是什么人造成的。而是我自己。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九月 3rd, 2008 at 下午 4:59 and is filed under 猛虎与蔷薇.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