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1st, 2004

                    掉到天上去
老卡西亚是个魔法高深的巫师,他的法术高深到了自己的灵魂
可以自由地出入躯壳的程度。他常常把自己已经用了几百年又老又笨的躯壳,
像扔破鞋一样随便丢在一个地方就疯疯癫癫地跑了。
所以你见到他,有时是只帽子,有时是只茶杯,有时甚至是只兔子或者三条腿的板凳。你碰到他要么是交了好运,要么就是倒霉透了,因为他的脾气时好时坏,
而大多数时间他总是很暴躁。比如,你好不容易买了一顶帽子,
它居然一跳一跳从门口跑了。任你怎么追也追不上。
你往茶杯里倒水,杯子会忽然跳起来,大吼一声,
“烫死我啦,你这个坏蛋!”然后一跳摔到地上摔个粉碎,而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交好运的例子当然也有啦。比如你明明只买了四个苹果,
回到家却发现除了四个苹果还有三个橘子,这当然是老卡西亚暗中帮忙啦。
不过这时你可千万不能大喜过望,因为老卡西亚最爱恶作剧:
如果你在哭,他会想尽办法逗你笑;如果你在笑,哼哼,你就等着哭吧。

米米只能算个倒霉蛋。因为米米碰到了老卡西亚,我们差点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米米那天到村子外边的小树林,看到一棵树上结满了青绿色的果子就爬了上去。
她还从没有见过这样奇形怪状的果子,个个长得像刺猬。
米米刚刚抓住一个想把它摘下来,就听见“哎呀”一声,吓得她连忙缩回了手。
米米朝四下望了望,一个人也没有,大约是鸟叫吧,就又抓住了那个果子。
这次她听得清清楚楚,一个声音像鞭炮一样劈劈啪啪地在她背后吼道,
“破小孩儿,干吗揪我的胡子,啊??唉哟唉哟……”
米米吓得脖子一缩从树上掉了下来。天哪,是什么人这么凶?
米米从地上爬起来,往树上看看,可是树上连只会叫的鸟儿也没有。
“对不起,我——”米米说了一半的道歉话又吞回了肚子里,谁在说话呢刚才??
“哈哈哈——”分明有人在笑。
米米朝树后望了望,发现声音的确是面前这棵树发出的,
并且它的果子随着这笑声不停地摇摇摆摆。
米米坐在地上起不来了,她揪住了屁股后边的青草。
米米大着胆子问结满了奇怪果子的树,“你是谁??”声音几乎有点哭腔了。
“我是,吭吭,我是老卡西亚。”树抖了抖树干,奇怪的果子又晃了起来。
“你是树吗?”米米又问,她不那么害怕了。
她可不是个胆小鬼,好奇心能让她战胜一切恐惧。
“吭吭,我是老卡西亚,我不是树。”声音有点不耐烦,像是捏起了鼻子。
“那你——”还不等米米问完,树就又说话了,
“吭吭,真是小孩子没见过世面,我把我丢在地窖里啦,他在那里睡觉,
我跑来这里吹风,吭吭,这里的太阳很不错,吭吭……”
米米当然更糊涂了,她抓了抓脑袋。
“我是个魔法师,小家伙,哈哈——”树得意地笑了,满树的叶子果子乱颤。
米米有点担心果子掉下来砸住自己,往后挪了挪。
“哦,怪不得”,米米有点明白了,“那,刚才对不起哟,你的胡子——还好吧?”
“吭吭,破小孩儿,你冒犯了我,我在这里睡得好好的,哼——”
树好象又捏起了鼻子,嘟嘟囔囔的。
“可是,可是,那么,我说对不起吧,老卡西亚先生,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米米站起来,规规矩矩地给树行礼。
“哼,没那么简单,”老卡西亚的脾气上来了,“你得帮我把靴子捡回来。”
“没有问题,只要你——”米米想,不就是捡双靴子嘛,心里就有点高兴。
“在哪儿呢?”米米问。
“天上。”树平静地回答,好象靴子就躺在米米身边的草地上。
“什么?”米米跳起来,“你怎么会把靴子丢到天上去呢?”她抬头望了望天空,
哼,别说是靴子,恐怕连根羽毛也掉不上去。
“啊啊是这样的,我上次不小心掉到天上去,回来的时候把靴子丢了。你要是,
吭吭,什么时候也不小心掉上去了,就帮我把它们捡回来吧。吭吭。”
“可是你怎么掉到天上去的呢,老卡西亚先生?”米米越来越大惑不解了。
“只要你想掉上去,你就可以掉上去,就是说,吭吭,只要你想到这个问题,
它就是可能的。这是魔法,吭吭,懂吗??”树洋洋自得。
“哦,原来是这样,可是我现在还不想掉到天上去呀。”米米说,觉得很抱歉。
“没有关系啦,破小孩儿,我是说你顺便的话,没有非让你掉上去不可呀。
不过你要一定记住怎么掉回来呀,就是,就是,吭吭,你要想。”
树摇头晃脑地对米米说。
“想什么?”米米问。
“就是想呀。”
“想什么?”米米又问。
“想什么想什么,你说想什么,你真是个破小孩儿笨小孩儿!!”
老卡西亚怪毛病犯了,
“吭吭,真倒霉真倒霉,睡觉也睡不好,……我走啦,记住拿我的靴子呀,破小孩儿!”
米米看见一只长尾巴的喜鹊落在了树上,
就听见一句“我长翅膀喽”那棵树就没有了踪影。
喜鹊在草地上跳了两跳,朝米米点点头,一展翅膀飞走了。
老卡西亚才不管目瞪口呆的米米呢,他见过目瞪口呆的人太多了。

米米在草地上又呆坐了一会儿天就黑了。
她朝村子跑去,心想,哼,我才不想掉到天上去呢。
刚进门米米的妈妈就揪住了米米,
“米米,看到我给你洗的蓝手帕了吗,就晾在院子里的苹果树上。”
“没有,妈妈,我没有看到。”米米回答,心想 ,准是老卡西亚干的。
他会让我拿靴子和他换回我的手帕,真是太狡猾了。
可是米米现在实在不想掉到天上去呀,天上有什么呀??
     没有房子,没有饼干,没有床,住的吃的睡的都没有,干嘛要掉上去呢?
米米吃完晚饭就拿出了自己的画笔和纸。米米很喜欢画画。
可是今天她在纸上涂来涂去老半天也没有涂出个名堂。
老卡西亚是什么样子的呢?她想不出来,眼前老晃着那棵怪树和长尾巴的喜鹊。
胡子。不穿靴子。鼻子有点发炎或者是个塌鼻子。凶巴巴的,一点也不慈祥。
米米边想边在纸上乱涂,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很多天过后,米米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了。可是她又碰到了一件伤心事。
我们只知道米米伤心的程度却不知道到米米底是为什么伤心。
总之就是,米米非常非常的难过。
她不画画了,画笔和画纸扔在桌子上她理也不理。
她也不喜欢吃苹果饼干了,一个饼干她只咬一小口却含在嘴里老半天。
妈妈问她,米米米米你怎么了?米米只是摇头不回答,然后就坐到了院子里的凳子上。
伤心的事情能说出来就不是伤心的事情了。
不过谁会料到米米有伤心事呢?胡桃一样的小不点儿。
于是,爸爸妈妈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太在意她。
米米的朋友觉得她很冷淡也就不再找她玩了。
米米突然觉得全世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哼,一个人。
米米想着,眼睛就开始发涨。

吃过晚饭
,米米独自到院子里去。
灯光从窗子透出来映在院子里的苹果树上,重重叠叠的影子铺在地下。
爸爸外出还没有回来,妈妈在屋子里叮叮当当地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八月 21st, 2004 at 下午 8:18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