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完成的苹果树’ Category

短歌:静夜思

十月 19th, 2009

愿你早晨一出门
就看见路边那排
又碧绿又茂密的柳树
在清寒里枝条拂摆,到了
最不舍的时候

愿你由此想起来
今年,去年,以及
很多个遥遥的春天,那些
说出和未说出的言语
那些难以成真的愿望

愿你能再将它们
从乌有之中,一一召回
温暖今晚又冷又长
的暗夜。当你叹息时
有另一声叹息相随

我已不再经常想到你了
但,愿我每一回想到你时
你的心都正感受着
尘世少有的
轻松、快活
蓄满了少年的天真

密语

十月 15th, 2009

 1.
若有一朵玫瑰
永不凋谢
那一定是塑料
或金属制品
而我爱你
却绝非如此
我爱你——唯当我
爱你之时
如土地孕育的
短命的玫瑰
应从一个召唤
来时便来 去时便去

2.
我何必诋毁众人
心中的恒久之爱呢!
就因为我曾妄图
随身带着一颗星星
而被它的沉重和寂寞
彻底压垮?

3.
——那么,又该怎样?
——根据星星的位置
判断自己的时辰

既然
不可摧毁
不可占有
是星星与爱情
共有属性

逃跑的西红柿

八月 4th, 2009

我睡着了
西红柿从案板上
跳下来
不顾擦破的皮肉生疼
在厨房里又躲又藏
最后不顾抗议
钻到一堆土豆里
屏住了呼吸
——我笑醒了:
你以为我闭着眼
就看不见你跑掉了吗
西红柿?
我睁着眼的时候
才什么也看不见!

夏之短歌

七月 27th, 2009

日暮的细雨
落在扁豆叶上
是这样宁静 随意
我又想起少年时
你曾在我心底
沉默着刻下
你的名字
那几年的时间
尘埃飞扬 光芒蒙住双眼
很多人拥堵在一条路上
当这些喧闹逐渐散去
如开过一季的花
没入夏末的草地
我还能看见你留下的字迹
随傍晚闪亮的雨水
一起浮现
如刚刚写下

短歌

七月 15th, 2009

1.盲人摸象

当我们开始生活
就是开始在一场大雾中摸索
几乎完全地丧失了视觉
小狗一样匍匐在地上
用鼻子寻找食物 水源
一个安全温暖的所在
即使双手携握的人
也渐渐忘记了彼此的面貌
然而这一场迷雾
或许正由我们自己所造
—— 当我们开始生活
就是开始蒙上了眼疾

2.天上的鸟

什么不能住在
蝴蝶的翅上或云杉的树梢

如果像鼹鼠
在地下打洞
至少会听到黑暗深处神秘的声响

但我们
不是生在
一片真实的土地上
我们的出生地是一张纸
被任意涂写,打满了禁止的红叉号

不要再带孩子们来了
它们将只能哭着 悬在出生的半空
或掉进墨水般又臭又黏的河里

我曾认为在世上我所需甚少
现在才知道,还远远地——不够少
我真该像圣经中的飞鸟
既不种,也不收
住在城外的垃圾山上

死,或乘一朵云离开

六月 30th, 2009

一生中
它至少会
降临一次
但有时
它开你玩笑
抓住你的双肩
将你
提起来
双脚离地
当重新落到
地上
你会看到

鹰一般
在另一个人头顶
盘旋
但终有一次
它要将你
温柔地托起
像一朵胖的云
(颜色因人而异)
渐渐高过书桌
铅笔 显示器
月季花丛
和十三层的水泥搂顶
从那里往下
你将看到:
太阳照着干枯的
城市大道
河床
纵横交错
而河
已死去
密密麻麻的铁甲虫
在蠕动
那场景
令人恶心
耳边风声浩荡
你闭上双目
有了一种
全新的认识:
太阳
才是万河之源
而你
正向它而去
化作它的
一缕尘烟 

植物志:牵牛花

六月 28th, 2009

六月酷热的黄昏
世间万物 度过了又一个白日
在城市的水泥大道上
暑气 寻找着可以藏身的草丛
和泥土的缝隙
像一群并非因为爱
而被生下的人 寻找着归途

在这一天中
我窗前的牵牛花的细蔓
紧紧缠绕着生锈的铁栏 
沿顺时针方向 又升高了一圈
仿佛空中有一架透明之梯
一股向上的引力
或一句不可知的魔咒
在暗中召唤

然而,这又是多么荒谬:
当牵牛在我的眼前 如行星
划过独一无二的轨迹
我大睁着盲人的双眼
依旧对生命的奥妙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读懂
那写在时间上的文字

夜来了,微风
溜入窗台,我深陷在懒惰
与重重借口之中
将昨日的生活又重复了一次
我的生命之舟,就这样,
在原地打着转 我仿佛失去了力量
而我春天种下的牵牛
却在窗外的黑暗中
向着星星的夜空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