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完成的苹果树’ Category

恨嫁歌

六月 11th, 2009

如何才能把自己嫁出去呢
这成了她的头等难题
就算她不是格外美丽 或有魅力
但她年轻 总该有一个人
来爱她的青春吧
即使是一种浑浊不清的爱
——谁敢说这世上有水晶般的爱情呢
然而梨树的花又落了
夏天如火如荼,但很快也会过去
半夜里她盯着天花板 辗转反侧
在她白日穿行过的茫茫人群中
没有一张面容 浮上来
就像今晚的夜空,由于时令
是一片大雾笼罩的黑色大海
绝不会有月亮升起

变形记:风信子

四月 20th, 2009

那个时刻就要降临,

而她全不知晓。

路过一片四月的绿草地,

她终于听到那个奇异的召唤:

来吧,到这里来。

犹疑着,一直走到草地的中央

平躺下来,阳光洒在她的脸

和伸展的四肢上。

近来,她的胳臂和腿越来越细,

肤色也逐渐加深,

仿佛全身流着黑的血,

——不过这就要变成真的了。

十分钟之内,过往的人也许会看到

那儿,草地的正中

一位疲倦的姑娘正在休息,

她的脸被绿草掩映;

十分钟后,草地空空

好像她已起身去了别处。

然而没有,

她已完成了古代传说中的变形,

如果不是从绿草丛下,

透出一缕苍弱的白光,

没有人能发现她

曾经她在何其辽阔的天地中

寻找着自由,充满渴念,

如今这里只有

一株白色的风信子

放弃了人的言语。

昨日在校园见L。沉默多与言谈。人各有道路,然而我的心却总欲与她相近,她所遭所遇,总有切肤之感。大概这也是人世难解的缘分之一。

时序与短歌:下落不明

三月 23rd, 2009

我曾经是个刨根问底的人

总想沿着一条路一直走

看看它最终去了哪儿

我想跑遍全世界

找到所有事物的来龙去脉

想了解一个陌生人

观察他的眼睛 妄图从中看到

他遥远故乡的树影
这是最初的爱情的开端

我舍不得丢弃那些旧纸片

那上面有5年前的课堂笔记

那时我在校园的花树间游逛

偶尔才去教室听课

而那些不小心遗失的物品:钥匙 项链 袜子

总让我感到神秘:我想我会永远记得它们

它们的颜色 气味以及手摸上去的感觉

并等待着它们的回归

然而今天早晨我才知道:上述这些

不过是一个孩子的野心

而现在,我的生活之网已经张开

它的每一根细线——我想它应该是银色的,像雨线一样

——都有可能下落不明

 

时序与短歌:

三月 11th, 2009

小气鬼的春天

 
1.

我是小气鬼

把春天分给你一半后

我变得忧郁

 

2.

因此给你的

是春天坏了的那一半

我也想把好的那半给你

但我是个小气鬼

 

3.

留下的这一半

从昨晚起也开始坏了

气泡浮上来 有一股怪味

可我舍不得扔掉

因为我是个小气鬼

 

4.

再说

你手里也有相同的一半

你不会扔掉我就不会

作为小气鬼

我舍不得扔掉

哪怕是一半坏了的春天

 

5.

我们分享

这个坏了的春天

分享乌云和它后面的月亮

也分享沉默这块荒地
这对一个小气鬼
不是什么坏事

 

星星和词语

二月 19th, 2009

在故乡的寒夜

一阵风摇动星空

星星们重新排列:

 

在天穹的西部

一个起伏的小段落

尾部叠句闪烁

一颗星镶嵌其中

如用旧的词汇

放出全新的光芒

 

一句箴言,在正头顶

引领着整个夜空的秩序

紧绷的光线 彼此碰撞

构成它内部回响的音韵 

 

而在最偏远的北方

那个孤零零的

几乎被遗忘的标题

如命运的入口

等待着走向它的 

在语言的迷途

二月 12th, 2009

在你打开的每一扇窗里
那未被话语击破的
未知海岸一样的黑暗
会一直延伸

在你进入的每一个房间
那未被话语击破的
线轴般缠绕交叠的沉默
会一直紧跟着你

我们说
多么深的黑暗
但这黑暗之源
却在你我的心中
多么寂静
可也许我们渴望的
就是这样的寂静

谁能让你死呢
除了时间,
除了你求死的愿望:
让一个词语
消失于萌生它的心

文明生活

一月 14th, 2009

1.谨慎

提防便道上的狗屎

提防一些庄严的词汇

提防梦中说出真理

让你失去白天那一张脸

  

2. 有些人喜欢到海边

她将她的孩子

扼杀于蓓蕾之中

枝条损伤 树木会更加繁茂

她则因思考更加美丽:

每一个医院的下水道

都连着混沌 莫可名状的大海

 

3. 反义词

被火焰舔了一下

竟然打了一个冷战

由此可见

极度的冷和极度的热

原是同一种东西

肉体的灵敏

只存在于适当的限度

精神也是这样吧

极度的清醒 风一吹

便落入昏蒙

反之亦然

 

4.现代英雄

他最大的业绩是跑到南极

带回了企鹅们的可爱相片:

在冰雪封冻的伊甸园

一对爱侣庇护着它们的幼子

每天早晨 在地铁涌动的人群中

有一两个人看到 这城市的阳光

穿过了地铁大厅的顶棚

落在那只大企鹅的身上

它垂着头 有一种思乡的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