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1th, 2004

  
    米米在她家院子西边的菜园里发现了一株奇特的植物。“它肯定不是西红柿。”米米想,她早就知道,就是在西红柿秧很小的时候,也会有一种特殊的气味,有点像西红柿。那是什么呢?她蹲在那棵细细瘦瘦的苗前想了半天,最后断定它是一棵牵牛花。“可真好!”米米想着想着就笑起来,“牵牛花每天早晨吹起喇叭,蔬菜们就不睡懒觉了,努力长啊长,我们很快就可以吃到新鲜蔬菜啦!”米米忽然想起应该给牵牛花搭个架子,就跑去找妈妈帮忙。她需要几根竹竿,绳子,一点点力气和很多很多搭架子的技巧,但她现在还什么也没有。
    妈妈正在缝纫机前给米米做一件新罩衣,米米来找妈妈的时候她差不多已经完工了。妈妈看见米米一颠一颠地跑进来,还以为她是看见了新衣服高兴呢。“过来试试新衣服,米米!”米米边把胳膊伸到新衣服的袖子里去,边对妈妈说:“妈妈,我们要提前吃到黄瓜啦,还有茄子!”妈妈帮米米把衣服穿好,让她在屋子里转几个圈,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然后才想起刚才听到的米米的话。“怎么回事?”妈妈问。米米告诉妈妈她在菜园里的新发现,并让妈妈帮她给牵牛花搭一个结实的架子。米米看出来妈妈是真的很忙,所以她是小心翼翼地向妈妈提出这个请求的,没有想到的是,妈妈很爽快地答应了。
    她们来到园子里,妈妈问,牵牛花在哪呢?米米指了指墙角一株大约半尺高的植物说,“就是它!”妈妈看了一眼就笑起来,说,你的计划完蛋了,米米,它可不是什么会吹喇叭的牵牛!米米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这么半天白白高兴了,但她很不甘心,问妈妈,那它是什么呀?妈妈摇摇头,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蔬菜,有点像丝瓜,但又不是。米米的兴致一下子就又来了,连妈妈也没有见过的植物,肯定是很神奇的,比牵牛花好多了!!她央告妈妈赶紧给它搭架子,好像它立刻就可以顺着架子爬上去,开出最神奇的花,结出最神奇的果实一样。米米觉得,以后的日子要和这棵半尺高的秧长在一起了,只要它长高一点,她也会跟着长大一点。
    一个月过去了,这棵神奇的植物爬满了米米为它搭的架子,绿叶子重重叠叠,金黄色的花朵,有的完全露在外边,有的藏在叶子底下。可真漂亮!米米想,它会结什么果实呢?它的果实会比苹果长得还可爱吗?比起吃苹果来,米米可真喜欢看苹果鼓起的腮帮子,好像是个小孩子,马上就要憋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一样。米米急切地盼望着那些金黄色的花朵快点落下来,落到地上,这样她就可以快点看到这个来历不明的魔术师的真面目了。
    终于有一天,米米在密密的绿叶中发现了它的果实。哎呀!米米简直沮丧极了,连她自己也不能相信,怎么这么可爱的藤却结出这么难看的果实呢?两头尖尖,又细又长,身上还不满了坑坑洼洼的绿色肿块。真是个丑八怪!米米觉得自己的心思全都白费了。她傻傻地站在架子下边,想,不知道这么难看的家伙,会有个什么古怪的名字!!它是什么滋味就更别提了,看它的样子肯定是不能吃的,说不定还有毒!!
    就在米米站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忽然听到脚边有低低细细的声音。一个声音说,“哇!可真棒!”“可不是!真了不起!……”另一个声音回答。米米低下头,发现两只老鼠背着前爪,后腿直立地仰着头,望着头顶那个丑八怪果实。两只老鼠看见米米低下头已经发现了它们,就不慌不忙地跟她打招呼:“早上好!米米!”米米有点奇怪,第一,它们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呢?第二现在明明是中午,为什么它说早上好呢?不过,为了表示礼貌,米米还是很快地回答了老鼠们的问候,“你们好!”米米说,“请问你们叫什么名字?”“我是多多,因为我的胡子比少少的多。”一只老鼠说。“我是少少,因为我的胡子比多多的少。”另一只
    老鼠用了同样的句式。米米笑起来,它们可真有意思。她想起刚才听到它们两个在赞叹什么,就问:“你们刚才在议论什么呢?”两只老鼠听到米米问到刚才的事情,立刻严肃起来。
    “我们刚才在赞美我们的苦瓜!”多多说,“我本来想唱一首歌。”说着它就唱起来:
    乌拉拉,从春到夏,乌拉拉,没有眼睛的苦瓜
    乌拉拉,有青有黄,乌拉拉,没有嘴巴的苦瓜
    乌拉拉,乌拉拉, 苦瓜很苦,我们却爱它
    我们却爱它,从春到夏,乌拉拉,乌拉拉……”
    多多唱歌的时候,少少就在旁边打起拍子,跟着多多摇头晃脑地唱了起来。等它们唱完了,米米问,“你们刚才唱的苦瓜是什么?”少少眨着眼睛,指了指头顶上那个丑八怪果实,说,“它就是呀!”米米撇了撇嘴,对两只老鼠说:“哦,原来它的名字是苦瓜呀,怪不得这么难看!”听到米米说苦瓜的坏话,两只老鼠很不乐意,它们有点生气地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多多开口了。
    “米米,我们今天必须达成一个协议,不然对我和少少来说将会造成很大的损失。对你也很不利……”多多挺了挺胸脯,神色严峻。见多多这么严肃,米米忙蹲到地上,面对着这两只一丝不苟的老鼠,这样他们的对话就显得平等多了。“什么协议?我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你们呀?”米米疑惑地问。“但我们却认识你!”少少抢先说道,因为它的胡子少,它总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发言的机会,于是总是抢着说话。
    “我们是你的邻居,我们住在,恩,一个秘密的地方。我们经常看见你,你却不能经常看见我们,因为,恩,众所周知的原因。和其他人比起来,我和多多觉得,更喜欢你一些。我们的生活很贫穷,不像人们说的那样到处抢劫,咬坏人家的拖鞋。我们不喜欢那样,但不得不那样,我们很想……”“说点关键的!”多多白了少少一眼。
    “恩,”少少咽了一口唾沫,继续说,“我们很想过一种自食其力的生活,那么,我们就可以在大街上不慌不忙地散步,或者晒晒太阳,我们的孩子就可以离开黑暗的洞穴……于是,今年春天我们在你家的菜园里偷偷种了一棵苦瓜!不要以为它是偶然一阵风吹来的!那是我们的劳动!我们也付出过劳动!而我们的劳动现在结出了果实!”少少越说越激动,眼睛里几乎冒出了泪花。它真的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多多接着对米米说:“我们把苦瓜种在你的园子里,是想得到你的帮助,因为苦瓜需要架子。我们很感谢你为它搭了架子,米米。它长得可真好,这几乎都是你的功劳,而我们的投入却只是一棵苦瓜籽……”多多说着,仰起头看了看那只吊在头顶的苦瓜,又看了看已经平静下来的少少,它自己倒又难过起来了。
    米米听多多和少少说完,拍了一下脑袋,笑起来:“原来是这样啊。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牵牛花呢!”看见两只老鼠仍旧一副很忧郁的样子,米米觉得很奇怪:“那么,
我现在还可以帮你们什么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七月 11th, 2004 at 下午 6:4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