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3th, 2006

巨人来到一座城市的门前。它比他们高大的城门还要高出半头。
我想进城去。巨人想。我还没有进过世界上任何一道门。
但他被守门的人拦住了。
守门的人仰着头,满脸怒气:
“你不能进去,你会毁掉我们所有的建筑!我们的广场,我们的花园!最重要的是……”
为了让守门人不那么费劲儿,巨人蹲到了地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你会为我们的城市带来混乱。因为你还没有真正出生。”
巨人为这个回答感到迷惑。
守门人指着城门,对巨人说:
“你看,这些进进出出的人,或者是男人,或者是女人。如果你执意要进去,就得和他们一样。”
巨人仔细打量来往的行人,果如守门人所说。
但巨人愈加地迷惑了。他心中有猛虎,也有蔷薇。他该把哪一半舍掉呢。

巨人决定再次返回荒野。
也许他再也不愿站到任何一道门前了。

(注:曾经很喜欢一句诗:“我心中的猛虎在细嗅蔷薇”。
当我向自己提问,巨人是男人还是女人时,我发现这个有关巨人的故事几乎被我揭穿了。
我必须为它选择性别。这种必须来自于我想让它进入人群,而非呆在旷野。
但这种选择就像用刀去分开一个完整的事物。
角色的选择,如同第二次出生。巨人会不会死于这样的分割?
也许这些难为着我的问题,实在是、不过是无稽之谈。但它的确难为住我了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13th, 2006 at 下午 4:4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