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3rd, 2007

稿一:

我记得那个傍晚
你抱着一盆雏菊横过马路
一辆汽车的车灯打亮了
你怀里密集的花丛

黑夜正在降临
你紧紧环绕的手臂
被植物细碎的影子落满

这些年轻的,暗藏弓箭的花蕾
我一直都想描绘它们

但每次我回想这个场景
看到的 却总是你的头发
在身后扬起

是记忆之风
正从时光的入口刮来

稿二:

我记得那个傍晚
你抱着一簇雏菊横过马路
一辆汽车的车灯打亮了
你怀里密集的花丛

你紧紧环绕的手臂
被植物细碎的影子落满

这些年轻的,暗藏弓箭的花蕾
我一直在寻找它们
我曾经想 如实地描绘它们
将是我此生的职责

但每次我回忆这个场景
首先看到的 却总是你的头发
迎着风 在身后扬起

来了,我说,这是记忆之风
正从时光的入口刮来
那些摇曳的花朵,我已看不清

(改了半天,难以定夺,都发上来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五月 23rd, 2007 at 上午 12:22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