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0th, 2010

家里无网、无电视已经将近一年了。有时偶尔也会想把网络开了吧,想出很多理由,但最后两个人中总有一个是反对票,于是也就罢了。这样周末基本上过得就是神仙日子。从闹市里回来,两整天不闻世事,连自己都觉得,这样的生活真是奢侈啊奢侈。有时也惶恐,就这样过下去,可怎么得了,感觉上整座城市像一艘灯火辉煌的巨轮突突突跑远了,我们俩终于成了离群索居的孤岛上的野人。

不过每周一到周五上班的路上,依旧要忍受公交广告的狂轰滥炸。有一次我到朋友家去,看到电视里也在放广告,心里竟然感到欣慰——终于能听到公交广告之外的广告了!后来听左小祖咒唱:你一直没让我的脑子休息过,心里一乐,哈,这不说的就是公交广告嘛!我的脑子都快被同化成循环播放模式了。有时在公车听到的不是广告,是某位音乐爱好者用手机为大家播放的流行歌曲。一直一直放,让我暗自佩服我们的山寨机做得也很不错嘛,电池这么耐用,声音又洪亮。而最关键的是,那些所谓的农业重金属和断肠情歌又是那么流行!今天早上我又听了一路断肠情歌,奇迹是中间穿插了一首beyond的《真的爱你》。我太~~感动了。然而可是,他怎么能同时既听beyond又听那些唧唧歪歪的口水歌呢?

      就在他用手机播放的Beyond歌曲中,我的心又翱翔了两分钟。窗外灰色的树木啊、拥堵的公路啊、物价飞涨啊、空气污染啊等等等,都抛在了很远的地方。我全神贯注地捕捉那些已经很熟悉的歌词,想象那几个南国少年当年那希图冲破一切其实又温柔无比的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十二月 20th, 2010 at 下午 3:05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