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阁楼上’ Category

只有孩子会想念

五月 20th, 2006

    姐姐和姐夫到广州去了,留三岁的琪琪在我家里,由我的妈妈照看。天快黑了,琪琪还在马路边玩,不肯回家。我妈妈说,琪琪,咱回家吧。琪琪说,我看看大票车上有没有俺妈妈。而姐姐才刚刚到广州。幸好琪琪不知道广州离我家有多远,一年有多长。晚上十二点,琪琪不哭不闹,却眼睛明晃晃地不肯睡。现在她不要果冻了,改要电脑,不知道是谁告诉她电脑可以看见她妈妈。妈妈给我讲这些时,我的眼泪呼呼地,感觉自己比琪琪还伤心。想姐姐平日里对琪琪很是厉害,如今琪琪却也这般想念她,毕竟是人一走就没个影儿,吵架呕气也够不着了。
    这些天,尤其是深夜,布谷鸟叫得我更加归心似箭。决定月底回家去,已获妈妈正式批准。回去正好收割麦子,很多年的愿望了,还有就是看看琪琪,小家伙肯定日夜盼望有人回去。因此还有十天时间写论文,看书。这个学期又快结束了。

“喜欢一个阳光照射的角落,但不能喜欢得太多”

五月 14th, 2006

  

悔过书

五月 11th, 2006

    圣经上说,若一个人不再是小孩子,便不该再做孩子气的事。我的错误,不仅在于孩子气,还在于对自己的孩子气毫无意识。如果我还曾给人留下过一些好的印象,完全在于我一直在表达一些美好的愿望,由此赢得了人们的轻信。如果看到我的践行能力如此之差,人们便不会再这么认为,只会说,看,这个人多么力不从心。但我不希望这样。不希望仅仅是一个愿望着生活的人。我希望的是,逐渐积攒起力量(能力),去践行我所想到的美好。而现在的情形是,我不仅没有做到,反而弄得一团乱糟糟。
     今天,在又一个严重错误的启发下,我终于对自己的上述弱点有了明确的意识,并认识到自己最近以来的作为,完全是一种无理取闹。对人的误解之深,以及由此带来的种种恶劣影响,让我不能对自己的错误缄口不言,特此向受害者表示深深的愧疚之情,以及悔过自新的决心。另外,特别向听信我的一面之词而为我辩护的朋友们,致以敬意和歉意。

巨人的后裔

五月 11th, 2006

    1885年5月22日雨果逝世,法国为这位长眠的巨人举行了国葬。以下为雨果的遗言:
    我留下五万法郎给穷人。
    我要求用穷人的柩车把我运到墓地。
    我拒绝任何教堂为我祷告;我请求为普天下的灵魂祈祷。
    我相信上帝。

不再有河流

五月 9th, 2006

    在一本几乎完全看不懂的介绍康德的书里,看到一句话:“创造从未完成,它仍在继续。”觉得自己像是在里里外外翻找一个口袋,最终只有这一枚小小的硬币,闪着光亮,让我感到惊喜。

    也许对于实际的生活,我真的缺乏一种思考能力。我所能想得只是一些句子。比如很早以前一个朋友提到过的一篇小说的题目:“不再有河流”。这个句子反反复复地回到我的思想中,像林荫路的入口一样,引得我朝内张望,费尽猜测。
    我常常想的是,它是什么意思,或者它蕴涵着什么意思,在什么样的情形下,我需要用它去表述。它包含着时间——过去和现在;变化——过去和现在;回忆——过去和现在。但它的迷人之处却在于,它还包含着一个没有未来的未来指向:时间是有的,但河流不再有。由于这种对未来的断绝,过去呈现出异彩和异彩笼罩下的哀伤。
    但为什么是河流?不再有天空呢?不再有房子呢?不再有紫丁香呢?为什么这些词语的组合并不能像“不再有河流”一样打动我?也许是因为,河流是这样一种事物,当它存在时,我们在它的存在之中;而当它不存在时,我们却要在它的不存在中继续存在。也许你不一定要坐在空旷的河床中央才想起这句话,但你总会想到它,就像有一天的某一时刻,你忽然想到“我不再年轻了”一样。你老了,但你还活着,你必承受没有青春的岁月。
    想这个句子也许会让我预先活在未来的虚弱之中(事实上未来也不一定会是虚弱的),但我多希望,它仅仅只是增添了当下的重量,让我安下心来。安心下来。一切都会不再有,不仅仅是河流。

思想越来越不集中

五月 7th, 2006

迫在眉睫的事情还是提不起精神来。忽然勇气倍增,忽然又意志消沉。走在路上,像个士兵一样甩开胳膊,迈着大步,好像如此就可以迅速穿过。困境。在困境中完美。

傍晚时分操场上好生喧哗,入夜后渐渐安静下来,只是耳边仍是潮水一般。在他们玩过的地方,长凳子倒着。那是他们整个下午的攻击目标,一个假想中的球门。我把它扶起来,坐在上面。多么空的球场,夜晚笼罩的操场。多好,仿佛他们仍在奔跑,仿佛他们奔跑时的欢乐仍在。

我仍旧时时想到地球,尤其是在空旷的地方,或看入夜的天空时。感到它巨大、沉重但又温厚地在宇宙中徐徐前行。想象它一会儿被太阳照亮,一会儿又在黑暗中。而自己站在它的表面,永远像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微渺,无望。去年五月写的东西,翻出来,似乎时光只是在原地打了一个转。

你不知道这旅行,
我们是在同一颗星辰上

旋转的球体,载着我们
穿过宇宙的黑夜,漫长的路程

多么欣慰,它有蔚蓝的颜色
和来自星系中心的光照
从它的心中涌出树木和花朵
曾经被我们的祖先反复赞美

多么适合,如果它还是我们
共同热爱的家园

但还在这同一个地方
我们早已经分离

开到荼蘼花事了

五月 3rd, 2006

果园 
     里尔克

1.
今夜我的心,
使天使们歌唱,回忆……
为深深的沉默所诱惑,
一种声音,几乎不属于我,

起身决定
一去不复归;
温柔与无畏,
怎样融为一体?

4.
有多少奇怪的秘密
我们已经透露给花朵
以致精确的平衡
就能告诉我们感情的份量。

所有的星星都感到惶惑
与我们的悲伤相融在一起。
无论是最脆弱的还是最坚强的,
谁也无法支撑住

我们变幻莫测的情绪,
我们的反叛,我们的呐喊——
除了那张不知厌倦的桌子
以及那张床(没有知觉的桌子)。

21.
在纷繁的相遇中
让我们献出一切必须献出的
秩序才会诞生于
冒险的主张中。

一切都盼着我们倾听——
就让我们倾听到最后一刻;
因为果园和道路
永远属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