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6th, 2009

      更多的时候,我愿意把所犯的错误归咎于自己。疏忽、懒惰、自私、任性。很多错误都能在自我里对号入座。直到有一天发现,天哪,这个错误这么大,完全是我自己造成的吗?但是我仍旧会想,即使不单单是我自己造成的,除了自己做出更正以外,又如何去要求外在的世界也更正呢?
      但我也知道有完全相反的一套思维:我的错误并非是“我”的错误,而是由一整套机制连续运作的结果。这一套机制的不合理,导致了“我”出错。 
      说到底,这是人的责任问题。他究竟应该在何种程度上承担由一个错误带来的惩罚。
      我多半是个有勇无谋之人,这样的时候,但凡有自己的因素,常常甘愿受罚也不愿意申诉。但是我忽然觉出,这其中显示的恰恰是我的勇气的缺乏,即没有勇气去抗争加于自身的不公。有时我们号称不屑与人争辩,然而这种不屑谁知道是不是一种懦弱的掩饰?
      不能梦想一个出尘的世界,一个与自己毫无瓜葛的世界。
      很年轻的时候想,我即世界了。看见的,听见的,亲历的,统统涌入到自我之中,好像这里有一个旋涡,带动着世界的旋转。慢慢地,忽又从某一刻起,觉得自我是空的,是附着在具体的人事物上的那些碎片,连缀汇合共同构成了自己。如果没有这些碎片的具化,便没有“我”的栖息之处。这样想,就正好倒过来,世界即我了。因此我就应该像改善自己一样,勤勤恳恳地去改善世界,哪怕只是一点点。这时,所最最需要的,就是耐心。
      一个朋友说,他最缺乏的就是耐心。正是。对于我们最缺乏的,难道不应该加倍地训练?

      有一个人对第欧根尼说,老师,我恐怕不适合学哲学。第欧根尼回答:一个人怎么可能活着,而不关心活得好或不好呢?我很惭愧。我感到自己很多地方都有蒙混的嫌疑。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一月 26th, 2009 at 下午 2:56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