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4th, 2008

Apr 24, 2008 6:58 PM一个梦想。。。
from 慢光 by bayaya
    埋头一天,脑袋要爆炸了一样。刷墙壁的工作,角斗士的疲惫。
     一个梦想是,和珊珊一起,有一个盖在太行山上的大大的工作室。春夏秋冬,我们把我们忘记啦。我要写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故事,由她来做成动画。
    这是多少年多少年之后的事呢?
    我不要做虚弱的人被奴役的人自我轻慢的人。没有自由,就没有尊严。就这样一回,为什么不努力不认真不执着。还不到说“停下”的时候呢,永远也没有那样的时候。

Apr 23, 2008 1:46 PM场景
from 慢光 by bayaya
风吹拂着花园的紫藤

叶片银色的镶边儿从枝条摇落 又跃起

还不到五月呢

一辆汽车停在路边,它的玻璃上,

灰沉沉的天空垂得更低,云朵的裂缝

正被浅蓝注满,海水倒立

——我拥有它们,还是属于它们呢,

这些我看到的?

在发动机的嗡嗡中,汽车拐上高速公路

我的画框,震动着,被它带走了

 

Apr 21, 2008 2:23 PM慢光•彩虹谷
from 慢光 by bayaya
我会一直记得那时 一个春天

你和我 站在路边木制的远望台上

面朝它敞开绵延的南北走向

如聆听一个深远的召唤

彩虹的拱门低垂 鲜花

装饰着山脉硬朗洁净的前额

——日光下雨雪洗刷过的灰白岩石

深谷之中 溪水长流

噢,我曾四处寻找我的故乡

现在我亲手指给你看:

这里,就是我的出生地,

我喧哗中所有宁静的源头

  

Apr 18, 2008 6:58 PM慢光•记忆
from 慢光 by bayaya
你决不会喜欢蜜糖
也不会喜欢一个毛茸茸的春天
这个一直在消逝的国度
无法赢得我们恒久坚定的爱

它在重复 每一次都带回
那同一群人的面容 却喑哑无声
——再也没有言语
能诉说我们长逝的爱慕

而这之后,我的困惑却长久不变:
世界果真被分隔了吗,被我们?
我们曾经相信的事物果真存在过吗,
譬如年少无猜的情谊?

但我要避免再说出这样软弱的话:
在彻底结束之前,不能回忆,
——落入回忆是背叛的一种,
所有的背叛都是羞耻。

Apr 10, 2008 3:34 PM慢光
from 慢光 by bayaya
1.
山谷绵延
一种温柔恬静的美德
如手臂舒展  又拢上前额

愿你极目远望 看到四季轮回之光
来自岩石上花朵浓密
来自黑松林深深深深的无言

2.
我捕捉我心头的爱意
它一掠而过 仿佛雨滴随风变幻

3.
“你还能认出它吗,
如果它落光了叶子?”

“会的,它一直在这里,
并不四处乱走。”

Mar 31, 2008 10:43 AM什么都快乐 / 三毛
from 慢光 by bayaya
                         
    清晨起床,喝冷茶一杯,慢打太极拳数分钟,打到一半,忘记如何续下去,
从头再打,依然打不下去,干脆停止,深呼吸数十下,然后对自己说:“打好了
!”再喝茶一杯,晨课结束,不亦乐乎!静室写毛笔字,磨墨太专心,墨成一缸
,而字未写一个,已腰酸背痛。凝视字贴十分钟,对自己说:“已经写过了!”
绕室散步数圈,擦笔收纸,不亦乐乎!

    枯坐会议室中,满堂学者高人,神情俨然。偷看手表指针几乎凝固不动,耳
旁演讲欲听无心,度日如年。突见案上会议程式数张,悄悄移来折纸船,船好,
轻放桌上推来推去玩耍,再看腕表,分针又移两格,不亦乐乎!

    山居数日,不读报,不听收音机,不拆信,不收信,下山一看,世界没有什
么变化,依然如我,不亦乐乎!

    数日前与朋友约定会面,数日后完全忘却,惊觉时日已过,急打电话道歉,
发觉对方亦已忘怀,两不相欠,亦不再约,不亦乐乎!雨夜开车,见公路上一男
子淋雨狂奔,煞车请问路人:“上不上来,可以送你?”那人见状狂奔更急,如
夜行遇鬼。车远再回头,雨地里那人依旧神情惶然,见车停,那人步子又停并做
戒备状,不亦乐乎!

    四日不见父母手足,回家小聚,时光飞逝,再上山来,惊见孤灯独对,一室
寂然,山风摇窗,野狗哭夜,而又不肯再下山去,不亦乐乎!逛街一整日,购衣
不到半件,空手而回。回家看见旧衣,倍觉件件得来不易,而小偷竟连一件也未
偷去,心中欢喜。不亦乐乎!夜深人静叩窗声不停,初醒以为灵魂来访,再醒确
定是不识灵魂,心中惶然,起床轻轻呼唤,说:“别来了!不认得你。”窗上立
即寂然,蒙头再睡,醒来阳光普照,不亦乐乎!

    匆忙出门,用力绑鞋带,鞋带断了,丢在墙角。回家来,发觉鞋带可以系辫
子,于是再将另一只拉断,得新头绳一付,不亦乐乎!厌友打电话来,喋喋不休
,突闻一声铃响,知道此友居然打公用电话,断话之前,对方急说:“我再打来
,你接!”电话断,赶紧将话筒搁在桌上,离开很久,不再理会。二十分钟后,
放回电话,凝视数秒,厌友已走,不再打来,不亦乐乎!上课两小时,学生不提
问题,一请二请三请,满室肃然。偷看腕表,只一分钟便将下课,于是笑对学生
说:“在大学里,学生对于枯燥的课,常常会逃。现在反过来了,老师对于不发
问的学生,也想逃逃课,现在老师逃了,再见!”收拾书籍,大步迈出教室,正
好下课铃响,不亦乐乎!

    黄昏散步山区,见老式红砖房一幢孤立林间,再闻摩托车声自背后羊肠小径
而来。主人下车,见陌生人凝视炊烟,不知如何以对,便说:“来呷蓬!”客笑
摇头,主人再说:“免客气,来坐,来呷蓬!”陌生客居然一点头,说:“好,
麻烦你!”举步做入室状。主人大惊,客始微笑而去,不亦乐乎!

    每日借邻居白狗一同散步,散完将狗送回,不必喂食,不亦乐乎!交稿死期
已过,深夜犹看红楼梦。想到“今日事今日毕”格言,看看案头闹钟已指清晨三
时半,发觉原来今日刚刚开始,交稿事来日方长,心头舒坦,不亦乐乎!

    晨起闻钟声,见校方同学行色匆匆赶赴教室,惊觉自己已不再是学生,安然
浇花弄草梳头打扫,不亦乐乎!

    每周山居日子断食数日,神智清明。下山回家母亲看不出来,不亦乐乎!求
婚者越洋电话深夜打到父母家,恰好接听,答以:“谢谢,不,不能嫁,不要等
!”挂完电话蒙头再睡,电话又来,又答,答完心中快乐,静等第三回,再答。
又等数小时,而电话不再来,不亦乐乎!有录音带而无录音机,静观音带小匣子
,音乐由脑中自然流出来,不必机器,不亦乐乎!

    回京翻储藏室,见童年时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四月 24th, 2008 at 下午 5:02 and is filed under 前慢光.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