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5th, 2007

Nov 25, 2007 2:23 PM冬日•裘德的无名
from 慢光 by bayaya
      地下太暖和了,早晨上来,觉得什么都好。树好,天好,太阳也好。已经好多天不洗脸就去坐车,然后中途下来步行,慢吞吞地去上班。晚上再坐车再走路回来,有雾时喜欢雾,迎面擦肩的少年,手上烟头红光一闪;有风时喜欢风,直沁肺腑,清冽令人心醉。
      已经不着急了。《无名的裘德》读了好多日,还是半本剩在床头。那一天,情绪灰暗的裘德尾随一个钦慕的作曲家,心里想,这是饥渴的心在追饱暖的心阿。一个小小的细节,却令我心动而紧张。但等翻过这一页,看到的却是裘德的失望:那不过是尘俗之中又一个势利之徒。
     从第一页起,裘德的心里何不是镜子一样明亮,而直到我所读的那一页,他又何不是像苍蝇一样左冲右突,绝望地乱转?就这样3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裘德所慕恋的他的表亲苏,大概在哈代看来,也是既值得钦慕又无法理解的。可理解对苏来说并不重要。
     有时瞄一眼摊开的书,却去干了别的,心里竟然有一些窃喜:他们在那里,在薄薄的纸页之间,还年轻,还在苦恋,天翻地覆了一般;而我却放下不管,拣出了另一本书,仿佛如此,他们就能青春永驻

Nov 25, 2007 2:23 PM冬日•歌谣
from 慢光 by bayaya
噢,我迷恋金色的火焰,
一棵小树裸着腿从窗下跑过,
它跑得多么轻快!

噢,我迷恋灰色的薄雾,
像是有人在半空张着嘴哈气,
落在这光滑的玻璃样的世界上!

噢,我迷恋你,
我心中精美而秘密的构思,
一个只能从侧面完成的肖像!

噢,这些小小的迷恋,
有时什么也抵不上,
不如干脆让时间白白流过!

Nov 25, 2007 2:23 PM信
from 慢光 by bayaya
亲爱的小兔子:
   你的困惑之处也仍然是我的。我有时感到大雾已经退了,其实仍然在它的中心。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也许最根本的只有一点:我们都太内向太向往一种单纯的精神生活了。但是,那种生活无论如何都要建立在粗糙的基础之上。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根先从地里拔起来,这对你我都不容易。每一次回家之前我都觉得自己非回去不可,但一站在那个院子里,片刻的安宁之后,我又感到我非离开不可。这种强烈的感受,像钟摆一样,又简明又令人费解。  
   我希望你能来,并不是因为我们可以在此相聚。而是,这大概也是你自己的方向。而自从你来过后,我竟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亲人们顶好不要聚在一起。这里面有一种令我难受的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只知道我愿意隔得远远的,知道你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想一想你心里最沉重的东西是什么,看它的沉重是否成立。

 

Nov 25, 2007 2:23 PM放大一百万倍的狗屎
from 慢光 by bayaya
真是令人沮丧。每一天都要看那些秕谷一样糠一样狗屎一样的文字,想到后面那些个写手的自以为是和无羞无耻。老天,我这是在干什么呀,协助把一堆狗屎放大一百万倍?我但愿全世界的人都不识字。但我怎么能管得了那么多呢,我连与他们辩驳的勇气都没有。

Nov 25, 2007 2:23 PM总有一天
from 慢光 by bayaya
还是没有到达我要去的南方,但已经比较靠南了。总有一天,我要一路向南,越过北回归线,越过赤道去。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雄心。

因为语言带来的烦恼——饶舌还是其中最轻的病症——不过稍稍试着不言,竟觉得自己忽又懵懂起来,一片混沌。大概,在词语和词语的连接中,有一种力在传递。它混淆视听,它也能让东西清晰。最重要的是,它要求自己存在。总是这样,好象别人天然知道的事,我总得试了才明白。既这样,就跟着它,看看它要到哪里去。

 

Nov 25, 2007 2:23 PM慢光
from 慢光 by bayaya
1.因思念而沉着

有一段时间了,不论在什么地方,
只要想到你,我就会宁静。
一个人走路,你走在我身后;
睡觉,你和我一同睡去;
醒来,你仍在我心中。

曾经我迷恋那些早逝者,
对世界好奇而少有耐心,
但现在,我留恋你。
这留恋和对父母的留恋一样,
长久, 没有缘故。

就像果实在秋天生成封闭的木核,
这纯粹自然的奥秘,
我的心也因思念而沉着,而紧锁。
人们说,柔和的心有智慧,
我不要智慧,只要柔和。

 2.你是我迟早要爱上的故土

 今天我又见到了你,
在生物园,在植物们中间。
羽叶鸢萝举着熄灭的花,
青色的小枣落了一地。
向西转了,秋天的第一个太阳,
我有一种回到童年的感觉。

 3.“人们用不死的双脚跳舞”

 人们用不死的双脚跳舞,
用语言将自己引上迷途。
不要问路,不再询问任何人。
当那个虚有名词再度出现,
要死死咬住舌头。

像穿过隆冬的街道,一个接一个,
要穿越这些虚空,
爱复爱,一日复一日。

 4.我发现语言无用

我确信这个发现
已被发现过无数次了,
但现在出生一样轮到我:

去吧,用沉默
找到另一片沉默。
这就是对你的全部教导,
就是真理。

 5.洗劫过你的火,现在洗劫我

对你的爱,
是时间对我的教育。

热情已成灰烬。
一场火刑。被烟熏黑的前额
恢复了明净。智慧在冷灰中。
心又如何,我不敢问询。

燃烧过,一直燃烧下去。
但我看见的只是幻影。
那真实的火焰是我自己,
噼啪燃上脚背。

是这样,不能出声,
因洗劫我的,正是从你而来。
 
6.正当一个快乐的节日

正当一个快乐的节日,
不太深的夜晚,
我站在一个路口,
看焰火直冲上天空,
车辆亮着灯,河水一样
从身边流过。我想,
不管现在你在哪里
正在做什么,这都是你
离我最近的时刻:像一条岸
安静地,贴着河水 ……

7. 他问我的爱情观

他只是想知道我会不会跟他回去。
但他不年轻了,没有信心
并且秉性良善,
所以他问了我的爱情观。
他叫我小姑娘、小妹妹,有时又说
你还是一个女人。
我明白。
我没有爱上他,也不会跟他走,
这就是我的爱情观。
坐在他对面,整晚我都感到不安:
我们的对话像隔着一道土沟,
他想要到达的岸,语言无力引渡。
岁月漫漫,
令他胆怯,令我无动于衷。

8.一个骗子在我窗下 

浴室的窗外传来一个男人打电话的声音:
“恭喜你,你中了二等奖……”
他踱着步,口音里有我不知道的乡土气味
“……奖金是15万。”
我几乎要笑出来,冲这窗外的人喊:
嗨!这骗术太老套了!
但我只是拧开了水龙头,
忍住了对生活如此近的揭穿

9.秋日

半个秋天过去了,我
还迟迟不能开口。
我走在夜晚的大街,或搭乘
一辆空旷的末班车时,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十一月 25th, 2007 at 下午 5:09 and is filed under 前慢光.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One Response to “iblog4”

  1. พลอย Says:

    Great information. Lucky me I discovered your site by accident (stumbleupon).
    I have saved it for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