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阁楼上’ Category

书中自有啥啥啥

三月 26th, 2006

歌德的《亲合力》:
自然与道德,在最具善意的情形下相遇,也会两败俱伤。
如果说不知道该同情哪一个,是因为二者并存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合理合情。我们既要求自然的权利,也畏惧它可能带来的后果。对良心安宁的强烈渴望,不会比对爱情的渴望更少。对于一些人来说,道德要求已经成为自然的要求,与他她对食物、对水、对温暖、对爱情的渴求,别无二致。

一个是自我约束的沙绿蒂,一个是追随自然的爱德华。二者的冲突集中在奥蒂丽身上。奥蒂丽死于她对自然与道德的双重要求。也可以反过来说,爱情与道德都要求她,要想获得一方就必须舍弃另一方。如果有半心半意的爱情或道德就好了,或者说如果奥蒂丽是一个半心半意的姑娘就好了。那样她就可以不必死。但任何爱情与道德上的苟且,都是比死更可怕的事。至少对奥蒂丽来说是这样。

如果我们常常说人性是复杂的,那是因为我们害怕这样激烈的冲突,害怕任何一方向我们提出过高的要求。我们把它们彼此隔开,像一个大房间里分隔着小房间一样,让它们互为邻居,和平共处。欢乐的隔壁就住着不安。因此,当我们感到完美时,又情不自禁地要叹息。如果有一天刚巧这对邻居碰面了,大房子的主人就会出来息事宁人。他永远永远舍不得自己这颗心被这样的冲突毁掉。但也许这也正好说明,两者在他心中都是无力的,谁也不能完全充满它,像风充满船的帆一样。两个孱弱的事物,既无法战胜对方,也无法同归于尽,剩下的惟有彼此容忍。宽容,忍耐。

第一次在这里看到歌德说“断念”这个词,是奥蒂丽决定放弃爱德华时提到的。如果奥蒂丽曾对爱情怀有多少希望,这个词现在就包含多少绝望。我们折断一根树枝,不是也需要力量吗?奥蒂丽把自己当做一根树枝一样折断了,我们听到劈啪清脆的断裂声,知道人竟然可以这样取舍,艰难却毫不犹豫。你是否可以试着折一下自己的手指?不必了,人不应该像她那样傻,那样自讨苦吃,那样一根筋。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要学会折中,慢慢学,耐心地学。

尤瑟纳尔的《苦炼》
还没有读完。但已经发现它正是我喜欢的文字。我一点也不把它当小说来读。

伊尔宗德是泽农的母亲。泽农是一个教士的私生子,长大后四处流浪,既是医生也是炼金术士,还是哲学家。还是本书的主角。西蒙是后来娶了他声誉扫地的母亲的人。
西蒙对伊尔宗德说:上帝不曾给我们让它的造物受苦的权利。
西蒙对伊尔宗德又说:上帝怎么会给我们让自己受苦的权利呢?
西蒙接着对伊尔宗德说:在这个充满欢笑的家里,您不幸福。我自己的家里非常安静,跟我走吧。

传说之七

三月 22nd, 2006

    停电了,大家建议轮流讲故事,轮到我时我决定讲一个有关巨人的传说。开始之前我宣布了两条规则:首先,不准傻乎乎地问“真的吗”;其次,也不准傻乎乎地问“然后呢”。如果有人忍不住问了,就惩罚他或她离开这个房间,到另外的房间去。
    我开始讲了。我说:
    巨人很大,因此巨人的花园只能很小。他把他的花园装在一个木头箱子里,带在身上去旅行……
    我停顿了一下,大家都没有吱声。我只好接着说:我的故事讲完了。

告示:招募春游人员

三月 22nd, 2006

昨天和三丁子商量出去玩的事,说自己很想发个告示,约请有出游意向的朋友,但怕无人回应伤了颜面。三丁子于是自告奋勇,说不惜多换几个马甲,也要为偶捧个热闹的场子。甚是感激。那么,现在偶正式向到这里来的朋友们发出邀请,不管你曾与某人吵过架,还是某人曾欠你的钱拖着不还,都请尽弃前嫌,相聚一日。出游方式为,骑单车。具体时间地点待定。此贴两周内有效。倘无人回应,偶就要“千里走单骑”料。但要补充声明:三丁子,你可是已经答应过我的!

直白

三月 22nd, 2006

写了,又丢了,只好简略地说,以后要把博克写得直白一点。笔直的直,明白的白。算是偶没有闭目塞听、一意孤行的明证。至于如何个直白法,还要慢慢地摸索,偶一直以为自己很直白呢。

在周围的人中,虽然还不甚了解,对师妹ZY的印象就是这样好。举手投足都带着小孩子的活泼之气,勤学善思又不惮于表露自己,率直无比。直和真光从字面上来说,就很接近一回事了。羡慕不已,属日后学习的对象。

下边转引她博克上的哥林多前书第八章,以前一个朋友也曾贴过。如此夜阑人静,读来让人安心: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爱是永不止息。” 

减少

三月 20th, 2006

我们看到小鸟起落
因此这世界的轻盈又减少一次

我们看到树木挂满花朵
因此这世界的春天又减少一次

我们看到一些人相聚在一起
因此这世界的相聚又减少一次

我们看到另一些人相互分离
因此这世界的分离又减少一次

我们看到了,我们的看到也在减少
我们听到了,我们的听到也在减少

我们欢笑欢笑就在减少,流泪泪水就在减少
爱,爱就在减少;恨,恨就在减少

亲爱的上帝,请为我举出例子:
这世界,什么在增加着,如同我们增加着的失去?

(这首诗写给正在春天里的朋友们。特别写给忽然忧郁或近来忧郁或长期忧郁的朋友,祝春天快乐!)

据说是比较深沉的点名游戏

三月 19th, 2006

被文广游戏点料名,来应声卯.
游戏规则如下:
step1.游戏规则:被点到的朋友,在你的Blog上写一篇文章,先指明是谁点到了你,然后回答step2中的问题。
step2.问题:
(1)2005年对你影响最深或你最爱看的5个博客是?说明理由。
(2)2005年你读过的最喜欢的4本书是那些?不够4本,可以列上杂志。
(3)2006年你最想完成的3个愿望是?
step3.点出5个你的亲密Bloggers,让他们重复这个游戏。不要重复点名。

回答:
 (1)常去的都是朋友们的博客,旁边链接里的就是料;
    很少到处乱逛,怕走丢了回不来,到朋友家轻车熟路。
 (2)库切的《等待野蛮人》《青春》,托的《战争与和平》,另外《伊壁鸠鲁的政治哲学》。
 (3)一次远程旅行,一次短程出游;写一个故事;祝贺爸爸妈妈五十岁生日,希望自己能送他们礼物。

别人点俺的名字就应地爽快了,不过不再冒险点别人的了,各位朋友扪心自问吧。

传奇之六

三月 18th, 2006

(我的牵牛,白天开花,晚上变成小牛在阳台上睡觉。)

    牵牛家有四头新生的小牛。既没有角,也没有脚,一睁眼就站在那里打哈欠。要喝水,要晒太阳,要人看着。当然要看着。长出脚来它们就要到处走,走丢了就找不到了。我们需要一些细绳子和小铃铛。如果它们脖子上挂着铃铛走丢了,我们去寻找它们时就可以这样向人打听:“你看见过四只小牛吗,脖子上挂着铃铛的小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