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阁楼上’ Category

辜负光阴

三月 16th, 2006

“他们奔跑有奔跑的影子,静立有静立的影子;欢笑有欢笑的影子,忧愁有忧愁的影子。”

“如果我跑,它就跑得比我还要快;如果我慢下来,它也会慢下来;如果我停住,它就像水环绕岛屿一样,把我环绕起来。寂静的岛屿,就是我们跑着跑着,慢下来、停下来所变成的事物。希望它有一顶鲜花绿草的王冠,年年春日加冕。”

《理查二世》中国王放逐了叔父老刚特的儿子,老刚特临死前对国王说:

“可是,王上,您不讷讷个赐给我一分钟的寿命。您可以假手阴沉的悲哀缩短我的昼夜,可是不能多借我一个清晨;您可以帮助时间刻划我额上的皱纹,可是不能中止它的行程,把我的青春留住;您的一言可以致我于死,可是一死之后,您的整个王国买不回我的呼吸。”

便是人间好时节

三月 14th, 2006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论文开题算不算闲事?此念既生,顿觉罪过。。。)

巨人

三月 12th, 2006

巨人在旷野睡着了.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被卡在了高楼之间,既不能转身,也不能弯腰.他只好一动不动地站着,等待.夜幕降临,巨人脚下的楼层里亮起了一万盏灯火,他的头顶上,是葡萄一样低低垂挂的星辰.

巨人仍然在长高.他感到自己身上的骨头和月亮互相呼应,发出卡卡啪啪的声响.他甩开臂膀开始飞奔,大地迅速向后撤离.

片段

三月 11th, 2006

    路过一片荒地时,无意中看见一只猫,直挺挺躺在路边.阳光照着它,四肢僵直,脑袋贴着地面.如此明亮的日光下,竟然还有死亡,真让人难以置信.它躺在那里,成了一个纯粹的物体,拥有纯粹物体的寂静和温度.它旁边的蒿草,正蓄积力量,过一阵就会长出新叶,而它再也不能从地上翻身站起.抖抖皮毛上的灰尘,离开现在它躺着的地方.昂首阔步地离开,迈着流浪的国王的步伐.

日常

三月 9th, 2006

    有一段时间,每天下午我都会去操场跑步。有一回我爬上西边的看台,往下看跑步的人,竟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在干一件滑稽的事:环形跑道,一圈又一圈,与传说中围着石磨转的驴子酷似。自觉自愿的驴子。一心要跑够十圈二十圈的驴子。顿悟之后,满心羞愧地从看台上下来。
    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的脚一踏上操场的地面,就又变得像驴子一样忠诚。向前跑吧,绕着圈圈,一直跑下去,总有一天能跑到一个自己想去的地方。比如,忽然发现自己站在了小时候的门前,槐树正在开花,是春天。

传说之五

三月 7th, 2006

有一则童话的结尾是这样的:
王子的魔咒被解除后,他的仆人赶着马车来接他回家。行至半途,王子忽然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就问仆人是不是车胎爆了。仆人回答说不是。车子继续前进,过了一会儿,又是“嘭”的一声。好奇的王子追问仆人到底是什么声音。羞赧了半天,仆人回答说:自从你,心爱的王子殿下被魔法攫去后,由于太难过,我的心时刻面临着破裂的危险,所以我在自己的心上箍了三个铁环。现在它们被我欢乐的心撑破了,还剩下一个……马车接着向前,果然不一会儿,王子听到了第三声巨响。

(把全世界箍桶匠的铁环都给我吧。)

忽然之间

三月 6th, 2006

偶尔还会冒出出门远行的念头。
多远呢?远到一棵大树,坐一会儿就回来。肯定在天黑之前。